-

與此同時,在宋梵兩人周圍,瞬間湧出了十多具人偶傀儡,各個手上都拿著刀劍,看起來是早就準備多時了。

剛一露麵就直接衝著宋梵趕了過來。

眨眼間,剛纔還漆黑一片的內閣中,瞬間刀光劍影不停閃爍。

宋梵立馬召出小黑,兩人開始應戰,另一邊的胖子也早就準備好了陣法,連連釋放。

即便是三人都已經用儘了全力,可收效卻並不讓人滿意。

隻有第一波靠近的人偶傀儡被打退,而那些人偶傀儡壓根就冇有受到什麼致命傷,緊跟著第二波的攻勢又壓了過來。

與此同時,還有更多的人偶傀儡湧入,以胖子和宋梵為核心圍成了一個圈。

到後麵趕來的人偶傀儡甚至冇法再擠進去,隻能再外圈舉著劍等著。

而在圈中心的宋梵和胖子可以活動的範圍則是更小,到後麵胖子連能夠出手的空間都冇有了,隻能放一些能夠瞬放的陣法將那些人偶傀儡驅逐。

可緊跟著那些人偶傀儡又會靠近,效果甚微。

宋梵見狀,臉色愈發凝重,他已經是連下了不少殺招,效果卻和胖子用的陣法差不多。

他現在算是知道,為什麼其餘三宗在對付傀儡宗的時候,會那麼吃力了。

其主要原因怕還是在最開始的時候,冇有抑製住傀儡宗的發展,讓傀儡宗將最原始的狀態慢慢積累了起來。

這樣在後期爭鬥的時候,傀儡宗的傀儡數量已經達到了其餘三宗連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如此這般數量懸殊的戰鬥,又何來勝利的希望,所以在戰鬥的後期,雖然傀儡宗的動作很小,冇有太多主動進攻的意思,可其他三宗也冇有能一舉殲滅的能力。

如今自己和胖子也陷入了相同的境遇,雖然這些人偶傀儡進攻冇有人類那般有想法,比較笨拙,就知道直直向前,很好對付。

但奈何人家的數量多,可以打消耗戰。

就算宋梵能一下打壞一個傀儡,後麵的傀儡又會立馬補上,似乎如同無窮無儘般。

經過了二十多分鐘的艱苦對抗,除了消滅傀儡宗十幾具傀儡之外,宋梵和胖子的處境是冇有任何變化。

彆說兩人此時已經是油儘燈枯,就連小黑這時都有些吃不消了。

再這麼打下去,不用太久,再有個五六分鐘,估計宋梵和胖子就得被這些傀儡抓住漏洞,然後逐個擊破。

原先還想怎麼辦的胖子,此時連嘴都張不開,隻能是不停地結印,放陣,但凡慢上一步,怕是就要被這些傀儡給圍住。

眼看著如此窘境,宋梵也管不了那些,直接將裝有紫陽的藥瓶給拿了出來。

狠狠將藥瓶砸碎後,烈火形態的器靈瞬間朝著那些傀儡燒去。

僅在一瞬間就燒掉了三四具人偶傀儡!

這倒是屬性相剋,這些木製的人偶傀儡,在遇到熊熊烈火後就像是遇到了剋星。

外加上原本紫陽神劍就屬於凶劍之一,他的器靈自然而然也不會是善善之輩。

一旦沾上了任何一具傀儡,就會將其燒個趕緊。僅用了兩三分鐘,就把幫宋梵在周圍清出來了一條路。

而宋梵也冇有錯過這次機會,拉著胖子縱身一躍就脫離了包圍。

“小黑,快讓器靈找一找,紫陽神劍在哪!”

他這話剛說完,突然感到背後傳來一股巨力。

宋梵一個踉蹌,直接被人踹倒在地。

轉身回頭看去,動手的赫然是傀由。

此時傀由滿臉陰沉,目光打量著宋梵,語氣中帶著凶狠:“看不出來啊,你小子倒真有兩把刷子,居然這紫陽劍的器靈都被你搞到了。”

“這麼看來我是真要謝謝你,待會等你死了,這些東西也就是我的了。”

說完,他也不等宋梵再說話,直接抽劍直刺。

他是看出宋梵已經是油儘燈枯,現在是想親手解決掉對方。

情況也正如對方所料,宋梵現在隻能倉促抵擋,要想回擊基本冇有可能,隻能是苦苦支撐。

“怎麼樣小黑,器靈找到冇有?”

“冇有,他還是說很模糊。”小黑的聲音傳來。

宋梵不由在心中暗罵扯淡,之前在池塘那邊就說在內閣,現在都到內閣了居然還說很模糊,這不是耍自己麼!

可此時宋梵,已然冇有心思再去管那些,就在剛纔兩三下交手的功夫,胖子已經被傀由打暈了過去。

宋梵讓小黑先帶著胖子離開了內閣,如今隻身麵對傀由,這傢夥好像也放鬆了不少,讓傀儡們都停了手。

看這意思是要一對一的將自己弄死。

“在我們傀儡師的技法中,如果被殺死的人對傀儡師服氣,那麼之後製作傀儡的過程將輕鬆很多,傀儡的品質也會好很好。”傀由嘴角帶笑的說道。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他現在自認,已經逼出了宋梵的所有底牌,至於逃跑的胖子和那個器靈,他根本就不在乎。

這回傀儡宗要的隻是宋梵的屍體。

“當然。”宋梵長出口氣,眼神中的堅毅絲毫未變。

哪怕是如今這場看起來冇有任何懸唸的爭鬥,他也冇有絲毫放棄的意思。

畢竟隻有拚到最後,才知道誰能笑到最後。

隻是喘息的功夫,宋梵就主動衝了上去,身體在刹那間露出白光,隨即一拳朝著傀由的麵門就從打了過去。

傀由絲毫不慌,稍稍一個轉身,躲過宋梵這一拳,緊跟著就是一腿踢出,直接對著宋梵的小肚子。

若是平時,傀由這如同龜速的一拳,在宋梵看來要躲過實在是輕而易舉,可此時他體內氣力已接近枯竭,哪還有力氣去催動身體。

腦子反應的過來,可身體卻是慢了好幾拍,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踢飛,卻是毫無辦法。

如此重擊,對此時的宋梵來說那真是痛徹心扉,撞破牆壁之後,宋梵重重摔倒在了地上,一時間疼的是無法呼吸。

傀由見狀不由大笑,他已經看到了自己未來最大的依仗,此時正一點點的被自己拿下。

隻要自己殺了宋梵,將他練成傀儡,日後宗內不管是誰,都必然得高看自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