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梵,就算你突破了天人級也隻不過是一星而已,在我麵前你也隻有一死!”

王海林怒喝一聲,雙足點踏,“嘭”的一聲,便踏上的虛空,整個林間都顫抖了起來。

“來吧!我倒要看看,七星天人有多強。”

宋梵眼神決然,上一次由於寒英子的出現,他冇有藉助對方的力量,估測自己的上限,這一次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好機會。

“殺!”宋梵大喝一聲,三技合一,全力的向汪海林轟出一拳。

“嘭!”

二者拳頭相撞,虛空被震得晃動起來,汪海林依舊屹立在原地,而宋梵的身影倒飛了出去,硬生生的撕破音障,發出一陣陣爆鳴聲,飛劃數幾十米時候他才穩住了身子。

“好強的力量,自己全力一擊也無法撼動他半分。”宋梵忍不住驚歎道。

而另一邊,汪海林臉上同樣佈滿了驚訝的神色!

要知道,他可是七星天人級,對方隻不過是一星而已,之間相差的可不是一丁半點,居然能與自己直麵對抗!

那一擊,至少達到了三星天人級彆的力量。

“宋梵,你總是做出一些令人驚訝的事,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天才,就是因為這樣,你今日非死不可。”汪海林冷冷道。

宋梵聽到這話,頓時冷笑一聲,道:

“大話誰不會說,但是卻冇有一個人做到過,而你也不例外!”

“小子,猖狂的人總要付出代價!給我死吧!”

汪海林大喝一聲,身影暴動,刹那間衝到了宋梵麵前。

這一次,有了先前的經驗,宋梵不在輕易與他碰撞,極力躲閃,蒼穹之上,一道道爆鳴聲響起,引起了內城人們的注意。

“哪裡發生什麼?為什會有這麼大的波動?”

“那個方向不就是寒宗的位置嗎?難不成是那位不要命的強者又上門挑戰?”

“這般動靜,至上都是高級天人強者啊!害!他是傻了了嗎?好不容易修煉到這種境界,非要去找死!”

……

在眾人的心裡,敢挑釁寒宗的人隻有一死!

“轟隆!”

宋梵稍微慢了半分,衣服就被汪海林轟碎了半截。

“該死!”宋梵臉龐上滿是凝重,但是腳下的步伐冇有慢下來。

“梵爺,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吵!還不容易睡一個懶覺。”

小黑懶洋洋的聲音在宋梵腦海裡響起。

下一秒,他一番探查之後,大驚道:

“梵爺,你這是捅了天人級強者的老窩了嗎?怎麼會招惹到這等強者。”

小黑在關鍵時刻甦醒,宋梵心裡大喜,連忙道:

“彆管那些了,現在該怎麼辦?”

小黑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見狀,宋梵心裡滿是苦澀,這也不是他想招惹的呀!是對方主動來殺他的!

“梵爺,麵對這樣的對手,我們冇有一絲勝率,逃都是一個問題。”小黑低沉道。

“我已經把訊息傳出去了,隻要拖延時間等人來就可以了。”宋梵沉聲道。

小黑頓了頓道,無奈道:“就算如此,我們也堅持不了不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