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息之後,宋梵不在與他相視,轉頭看向邪巫宮方向,而趙牧神卻還在死死的盯著他的背影,眼裡充斥著濃濃的陰森!

若不是江楚出現,宋梵現在已經是一具死屍了,再讓他蹦噠一會兒,等自己尋到機會,定將他斬殺以此!

趙牧神越想,情緒越有些難以控製,恨不得現在就衝殺上去,將宋梵碎屍萬段,來解他心中的怒火!

徐天擎雙眸盯著江楚,嘴巴不停的蠕動著,傳音道:

“天煞,我與江楚大戰,勝負難分,你們全力廝殺,不得留手!帝者之軀、帝者精血必須拿到,還有那小子必死!我要讓世人知道招惹我邪巫宮的人,後果不堪設想!”

“此戰隻許勝!不許不敗!”

“是!”天煞亢奮的應了一聲,徐天擎的話,無疑將他心裡的鬥誌全部激發了出來,而宋梵成為他此戰的首要目標!

見天煞會意之後,徐天擎凝視前方,大喝道:

“今日帝者之軀,我們勢在必得,誰若是敢指染,那就是與我邪巫宮無敵!後果自負!”

這話當然是說給那些打帝者之軀注意的人聽的!

果不其然,其他勢力的人聽到徐天擎這話之後,個個麵麵相覷,臉色钜變!

短短幾秒,就有很多人退出了這片戰場,遠遠的觀望!

他們清楚,自身的實力,在龐然大物的邪巫宮麵前顯得很渺小!

簡直是不堪一擊!

“該死的邪巫宮!若是老子實力強橫,一定狠狠的教訓你們一頓!”

“算了!還是撤退吧!就算搶到了,恐怕也冇有命享受!”

“這帝者之軀與我們無緣咯,能親眼見到也很不錯了!”

眾人權衡利弊之後,有的歎息、有的不甘、有的坦然,各種各樣的情緒都有,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在邪巫宮麵前根本不夠看!

過了一會,所有人都選擇退出了這片戰場,隻留下了寒宗與邪巫宮的人在內!

見狀,徐天擎嘴角一撇,冷笑一聲後,對著江楚大喝道:

“江楚,可敢空中一戰!”

江楚蔑視他一眼,道:“有何不敢!”

說完,兩大強者紛紛升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已經不在史詩境界的範疇之內了,即便他們刻意壓製修為,但是體內的真氣濃度,已經比肩了天人級強者!

“嗡嗡!”

二人剛剛升空,虛空就被震得發出一陣陣悶響。好似這方天地快要承受不了他們的力量了一般!

不僅如此,他們還引來了天地異象,在蒼穹之上,無數的雲彩向他們頭頂湧來,並且定格在那片位置,不再向其他地方飄蕩!

緊接著,二人不多廢話,當即就要大打出手,招招都是朝著對方要害部位打去的,根本冇有留手的意思!

天空中迸發著熾盛的光芒,與此同時,還伴隨著陣陣轟鳴聲,天地都在顫抖,這等大戰堪稱曠世之戰!

在二人的威壓下,下方的人居然連抬頭仰望都極為困難,頭頂好似壓上了萬座高山。

“這就是強者間的大戰嗎?”宋梵癡癡的仰望道,眼裡充滿了嚮往,他堅信用不了多久,他也能達到這種高度!“宋梵,現在冇有人護著你了,這次看你怎麼逃!”天煞率先將注意力從天空中收了回來。對著宋梵冷喝道。

“對於你!無需他人,我一人便足夠!”宋梵冷冷道。

天煞臉色陰冷無比,冷哼道:“休得猖狂,看我如何將你斬殺!”

天煞話語落下,不等宋梵回話,下一瞬,他便抽出彎刀衝上上去!誓要將其大卸八塊!

“我等這一刻很久了!”

宋梵厲喝一聲,不甘示弱,同樣也迎了上去!他渾身漫溢著殺伐之氣,狀態極為狂暴!

如今他突破八星史詩已經過去一些時日了,其能力基本上完全熟練了!

現在麵對九星史詩,他心裡滿是戰意!更何況他還是巔峰狀態!

與天煞大戰,他的確期待已久了,若不是被他重創,鬼穀聖醫也不會通過獻祭來救他得性命!正所謂殺師之仇!不共戴天!

“轟!”

宋梵手持黑鼎,凶猛的與他彎刀相撞,此時小黑已經歸位,般若龍象鼎的實力大幅度增長!在對抗過程中,完全壓製著天煞!

隨著宋梵與天煞動手,雙方的人也開始混戰,場麵異常的驚人無比!陣陣廝殺聲震天動地!且也伴隨著無數的慘叫聲!

胳膊、頭顱、腿腳等各種身體器官漫天飛舞,鮮血頓時將這方天地染的猩紅!宛如修羅場一般!令人神魂皆懾!

“梵哥,他的破綻我查到了,就在他收刀之時,那彎刀需要時間蓄力!”小黑突然開口道。

宋梵領會,抓住時機,迅猛得向他甩出黑鼎!

“嘭!”

天煞被措不及防的打了一個正著,隻不過那彎刀給他擋下了一部分攻擊力,隻是使他退後數步,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

但儘管如此,宋梵心裡還是不由的一喜,隻說明瞭小黑的判斷是正確的,隻要有破綻,那就有機會將他擊殺!

“該死!這傢夥的實力相比之前似乎強上了不少,不能在這樣被動了,要不然真的要翻車了!”天煞心裡驚訝道。

宋梵也不給他喘氣的機會!抓著就是不放,橫衝而出,黑鼎在他身邊來來回回的飛舞著,每一擊都是帶著恐怖力量!

哪怕強如天煞,此刻他也不敢小瞧宋梵,每一次碰撞都是全力以赴!隻要稍微不注意,便落得一個重創下場!

“轟隆!”

陣陣巨聲響起,如雷貫耳,此刻這方土地之上,分出來三個戰場,天空之中則是江楚與徐天擎的領域,那等攻勢那怕是神靈都會感到畏懼!

地麵之上,則是宋梵與天煞的私人恩怨以及經寒宗與邪巫宮的大戰,不管哪一方,都是驚天動地的廝殺!

“拾天術!”天煞有些招架不住黑鼎得攻擊,便毫不猶豫的使出絕招相助!

“又是這招嗎?真是久違了!”

宋梵冷淡一聲,看著虛空中探出的巨手,眼裡儘是渾雄的戰意!

他早已經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