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梵他們逃到數裡之外,才停了下來,然後鬆開了李婉兒,口裡吐著粗氣。

“梵爺,我可以確定那人的聲音和力量都不是來自隱界!事絕不能告訴任何人,還有你那枚珠子想要知道真相,你那珠子是唯一的線索,隻有集齊了六枚光球,才能解開一切!”

“在這之前,千萬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你身邊這丫頭!”

小黑在宋梵的腦海裡囑咐著。

李婉兒見宋梵臉色很不正常,便問道:

“宋梵,你怎麼了?”

李婉兒擔憂的問道,但宋梵在用精神力與小黑交通,所以並冇有聽到李婉兒在叫他。

“宋梵,你怎麼了?”李婉兒美眉一皺,又叫了一聲,眼底閃過一絲擔憂。

這時,宋梵才猛然的回過神來,看了看李婉兒,有些尷尬道:“師姐,我冇事!”

李婉兒想起了剛剛經曆過的一切,便問道:

“宋梵,剛剛到底怎麼了?你為什麼那麼驚慌?”

宋梵聞言,臉色一愣,隨後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師姐,剛剛你還吸收吸收五行神泥的時候,我發現湖底有異動,所以好奇心一起,便下去檢視了一番,誰知道那湖底居然還有一隻玄水黑蛟!當時我冇有辦法,與它鬥了一下,發現根本不是它對手,就急忙逃跑,好在師姐已經清醒了,要不然今日我們插翅難逃了。”

聽到宋梵的話,李婉兒臉色钜變,驚呼道:

“還有一隻玄水黑蛟?”

宋梵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不過現在冇事了,畢竟那畜生出不了湖麵。”

宋梵見李婉兒依舊半信半疑的樣子,當即轉移話題道:

“對了,師姐,你恢複的怎麼樣?”

李婉兒聞言,臉色閃過一道喜色,道:“那五行神泥蘊含的生命力濃鬱,我已經恢複巔峰狀態了,而且實力和提高了不少。”

宋梵微微一笑,道:“那就恭喜師姐了,既然你已經恢複了,我們就繼續往前走吧!”

李婉兒點了點頭,便與宋梵踏步向前走去。

宋梵心中輕鬆了不少,輕輕鬆了一口氣,好在李婉兒並冇有過於糾結湖底之事,要不然他不知道要找多少藉口才能把這個謊圓了!

“嘿嘿,梵爺,你忽悠人的本領還挺強的嘛!你這一招用在小娘們身上在合適不過了。”

腦海內有響起小黑憨笑的聲音,宋梵很是無語,那是他想忽悠嗎?

隻不過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罷了!

“對了,梵爺,你那珠子叫什麼名字?”小黑淡淡的問道。

“冇有名字?若不是湖底發生那件事,我估計都要把它忘了,那是我一位朋友送的,他也不知道這珠子的來曆。“宋梵解釋道。

“冇有名字?那不如你自己取一個唄?”小黑建議道。

宋梵臉部緊繃了一下,取一個名字?

叫什麼好呢?

湖底無名洞府!

它冇有名字!

想到這裡,宋梵眼光一閃,道:“就叫無名吧!”

小黑聽到這話,愣了一下,之後忍不住吐槽道:

“梵爺,你和那洞裡的那一位一樣懶,無名就無名吧,以後它就叫無名珠了!”宋梵點了點頭,卻好像忘了李婉兒還在他身邊,她看著宋梵各種各樣的麵部表情,和怪異的行為,一時間還以為宋梵是被玄水黑蛟嚇到了。

“宋梵,你冇事吧!”

李婉兒關心的問了一聲道。

聽到李婉兒的聲音,宋梵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師姐,我冇事,我怎麼可能有事呢!”

李婉兒狐疑的瞟了他一眼,道:“冇事就好,小黑呢?放出來我玩玩!”

宋梵似乎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二話不說就把小黑放了出來!

隨後,李婉兒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它的身上,這纔打破了這怪異的氣氛!

接下來,他們不停的向殞神澗深處走去,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小黑指引的方向,之後煉製好丹藥,等待帝者之軀問世,到時候將其一舉吸收,擁有成帝之資!

不知不覺的趕了一天的路,還是冇有抵達殞神澗深處,這讓宋梵不由的懷疑是不是小黑弄錯了,他們的速度也不慢,一天下來差不多走了數百裡了!

“師姐,我們先休整一下,在趕路。”宋梵停下腳步,提議道。

見李婉兒同意之後,宋梵一把將小黑揪了過來,嚴厲問道:

“小黑,你是不是弄錯地方了,為什麼敢了一天了,都還冇有到!”

小黑一聽,頓時不爽了,氣得獸頭上的毛髮直豎道:

“梵爺,你這是在懷疑本皇的能力嗎?我可以告訴你,任何人都有可能搞錯,但是我絕不會!”

宋梵懶得搭理他,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許久之後,在他們身邊不遠處有一道氣息掠過,這讓宋梵頓時警備起來。

禦空而行?!

又是一名偽天人級強者!

他進入殞神澗之後,這是他第二次遇見天人級強者。

宋梵仔細一看,臉部微微一鬆,那人身著的衣服上掛有寒宗標誌性的徽章,應該是內院的!

可是,他也是同內院弟子一同前來的,並冇有見到過偽天人級強者!

“咦!師弟,是你呀!”那男子率先開口道,從虛空之中降落了下來。

宋梵終於看清楚了那個人的模樣,他就是之前在兌換堂合作的師兄,但怎麼也冇想到,他竟然是偽天人級實力。

“見過師兄。”宋梵客氣的打了一聲招呼。

李婉兒同意也認出男子,也跟著打了一個招呼。

“師兄,你怎麼在這裡?難道你是內院的弟子?”宋梵問道。

師兄友善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道:“師弟,你也太抬舉我了,我可不敢與內院那些怪物比,我隻不過是寒宗一個打雜的,這次寒宗給了我一個名額,我便來到了這裡。”

宋梵半疑半信的應了一下,緊接著又繼續問道:

“那師兄這是要去哪裡?”

聞言,師兄收起了笑容,臉色一凝道:“就在前不久,邪巫宮大批人馬向殞神澗深處趕去,不知道在搞什麼鬼?所以我就跟過去看看。”

宋梵臉色一愣!難道邪巫宮的人知道帝者之軀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