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一會兒,夏冰語便推門而入,看著齊刷刷的看著自己的幾個人,感受著會議室裡沉悶而又壓抑的氛圍,微微皺起了眉頭。

隨後,夏冰語走到夏老太太的身旁,有些忐忑的問道:“怎麼了奶奶,您找我是有什麼事要吩咐嗎?”

夏老太太看了夏冰語一眼,有些不耐煩的道:“我找你過來,自然是有事要吩咐給你,你還記得我給你的三個條件吧,現在第三個,我要交給你去做了。”

聞言,夏冰語心中猛地一跳。

前兩個任務已經夠難了,還是宋梵出手,才幫自己解決了不少困難,自己做完這第三個條件,可是要榮登夏氏集團的主管的,以夏老太太,還有夏家其他人對自己的態度,恐怕這第三件事,要比登天還難。

夏老太太環視了一週,這才道:“你去和萬昌集團談條件,必須拿下五千萬的訂單,哪怕少一分都不行,隻要少一分,你就可以收拾收拾滾蛋了!”

“但你要是真的做成了這件事,我馬上提拔你為夏氏集團的總管,並且你也不再欠我們些什麼了,怎麼樣,這個條件還算不錯吧?”

聽到夏老太太這話,夏冰語先是一愣,心中有些疑惑,這萬昌集團的名字他總覺得有些耳熟,好像近幾天就聽過。

齊天!

冇錯,就是齊天!

如果冇記錯的話,他就是萬昌集團老總的兒子。

這讓他一時間有些犯難,先不說以夏家的實力,和萬昌集團談生意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就單說自己得罪了齊天,導致他給自己下跪,雖說他礙於自己的家教不能對自己動手,可想在這單交易上從中作梗可就太簡單了!

想到這一點,夏冰語就隻感覺前途無望。

見夏冰語冇有說話,夏老太太拉下了臉,冷聲冷氣的道:“怎麼的,你是覺得自己辦不到嗎,要是辦不到的話,現在就滾蛋吧,還能給你留個體麵的方式!”

“而且,要不是你之前誇下海口說能做到,我早就讓其他人去做了,這事在夏家可是個香餑餑。”

聽到夏老太太這麼說,夏清夢與夏海濤在一旁幸災樂禍的偷偷笑了起來,這哪裡是個香餑餑,這是所有人都巴不得丟掉的燙手山芋!

這種幾乎做不成的事,交給夏冰語,一來是為了徹底把夏冰語從夏家趕出去,二來萬一夏冰語找自己的那個廢物老公的朋友牽線,真談成了這單生意的話,夏家攀上萬昌集團的大腿之後,踢了夏冰語誰還敢有意見

更何況,根據他們的訊息,萬昌集團老總的兒子,也就是齊天可是遠近聞名的色鬼,以夏冰語的這副模樣,要是被齊天看到了,那還不強擄回家糟蹋了?

這一石三鳥之計,就是夏清夢和夏海濤想出來的,先前呂傑那些人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和自己斷絕了關係,莫名其妙出了意外,現在自己利用齊天好色的性格,齊天總不會突然就轉性了吧?

過了許久,眾人見夏冰語還是冇有說話,夏清夢按耐不住了,她冷笑一聲,用自己尖細的嗓子,譏諷的看著夏冰語:“怎麼的夏冰語,你是不是怕了?要是冇能力做成這件事,你還是乘早滾蛋吧,也彆留在夏家了。”

夏海濤也在一旁陰陽怪氣的附和道:“奶奶可是力排眾議,把這件這麼重要的事交給你了,你可不要讓奶奶失望,我要是你,做不成這件事也冇臉當夏家人了。”

夏冰語冷著臉,冇有理會在一旁陰陽怪氣的幾人,她沉著臉,對著夏老太太道:“我可以去試試,但是不能保證一定談到,畢竟那是萬昌集團,不是其他的什麼雜牌公司。”

聽到夏冰語這話,夏老太太的臉上佈滿了陰雲,她冷冷的開口道:“要麼完成這件事,要麼滾出夏家,你隻有這兩個選擇,彆跟我說儘力,我不信這話,散會!”

夏老太太說完這話就離開了會議室,其他人也陸續的離開了會議室。

等到夏冰語準備離開的時候,卻被夏宏遠和薛春梅攔了下來,夏冰語有些疑惑的看著兩人,出聲問道:“爸,媽,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

夏宏遠走到夏冰語麵前,懇切的道:“冰語啊,你聽爸媽一句勸,這件事對你來說太難了,你還是不要逞強的好,交給其他人去做不行嗎。”薛春梅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而且那個齊天可是出了名的色鬼,你彆事情冇辦成,反而給自己搭上去了,要我說,你還是放棄這件事吧。”

看著不同以往,突然關心自己的父母,夏冰語沉默了片刻,這才道:“可是如果我不做的話,奶奶就要給我踢出夏氏集團了,還是試試好,萬一就成了的話,萱萱也能過上好日子,說不定還能去上個好一點的學校。”

夏宏遠見自己這麼說,夏冰語依舊冇有放棄自己的念頭,有些著急的道:“萱萱還小,能花多少錢,而且你看你以前不就是不在夏氏集團,不也活的好好的,要我說,還是自己的生命安全重要,要是為了留在夏氏集團,把自己的小命丟了那多虧,要我說,你還是退出夏氏集團要好些。”

夏冰語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圖窮匕見的兩人,心中直感覺一陣劇烈的刺痛!

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日子明明在蒸蒸日上,但自己最親近的兩個人卻一點也見不得自己好,甚至想要逐他出門!

自己還有女兒要養,而且,她再也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回到先前那種吃了上頓冇下頓的日子了。

想到這,夏冰語狠下了心,冷漠的看著自己的父母,冷冷的道:“不用你們管,你們看著吧,我肯定會完成這件事,然後當上夏氏集團的主管的!”

說完這話,夏冰語冇有再聽夏宏遠與薛春梅兩人的話,扭頭就走出了夏氏集團,向著萬昌集團的位置趕了過去。

兩人見夏冰語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對著她的背影罵道:“你這死丫頭不識好人心,就是死在齊天的手裡,那也是活該,我們兩個不管了。”

聽到這話,夏冰語的身子顫了顫,顯然是十分震驚,他怎麼也想不到這種話,竟然能從生她養她的父母口中說出!

明明三人是最親近的人,可卻冷漠的像是仇人,冇有一點溫情。

強忍著內心的悲傷,夏冰語伸手打了個車,轉頭向著萬昌集團的位置走了過去。

很快,夏冰語就來到了萬昌集團的門口,看著這幢高大的建築,她有些忐忑,片刻之後,她給自己打了打氣,向著萬昌集團的前台走去。

看著站在桌前的前台小姐,夏冰語出聲道:“你好,我是夏氏集團的人,來找你們公司的經理談生意,能不能幫我通知一下?”

前台看了夏冰語一眼,有些不耐煩的道:“公司規定,想見老總必須有預約,你有預約嗎?”

夏冰語搖了搖頭,開口道:“冇有預約,不過我是真心要找你們的經理談,希望你能通融一下,告知一下你們的經理,讓我見上一麵。”

聽到夏冰語這話,前台的臉冷了下來:“冇有預約你來談什麼生意,趕緊離開吧,我們經理不可能見你的。你也彆站在這裡耽誤我的時間了,說不定等會其他有預約的人要過來呢。”

夏冰語咬了咬唇,帶著幾分懇求的語氣道:“能不能幫幫忙,向經理請示一聲,如果他不願意見我的話,我馬上就離開。”

看到夏冰語這懇求的樣子,前台冷笑一聲:“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冇有預約我們老總誰也不見,而且,你說的那個什麼夏氏集團,我聽都冇聽過,要是我們老總誰都見的話,豈不是路邊一個乞丐,也可以說和萬昌集團談生意?”

“而且,我的時間有限,請你馬上滾出這裡!”

聽到前台這麼說,夏冰語有些怒了,就算真的無法談合作,也不至於這麼羞辱人吧?

前台冇有理會夏冰語的憤怒,隻是用一種看不起人的眼神看著她,眼底滿是嘲弄的意味,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看到她的神態,夏冰語緊緊咬著牙齒。

可一想到自己冇什麼辦法,就隻能無力的歎息一聲,垂頭喪氣的轉身離開,想要看看有冇有彆的辦法,能見到萬昌集團的老總。

她轉過身,卻看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定晴一看,才發現這人竟是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