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天龍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想要進入殞神澗必須滿足一個條件,隻有史詩級強者才能進入。”

玉天龍對那殞神澗也很是感興趣,但奈何他的修為不滿足條件,修煉到他們這種境界,最需要的就是機緣,運氣好的人,隻需要遇到一個無上機緣,就能一飛沖天!

宋梵還是有些不解,便問道:

“玉長老,為何隻有史詩級強者才能進入?”

“這個我也不知道,根據宗內強者傳來的訊息,極有可能是那位殞落的強者佈下的限製!”

宋梵心裡一怔,那位大能到底是誰,居然在臨死之前還能佈下限製!

“這次宗門原本是打算讓內院史詩級弟子前往的,但是他們考慮到這一屆外院弟子天賦異稟,所以給予了我們幾個名額,所以我打算讓你們一同前去,說不定真的能遇到什麼機緣。”玉天龍淡淡說道。

“隻有我們幾個嗎?”宋梵又問道。

“還有兩人昨晚已經給他們說過了。”為了這件事,昨晚他們一會來就召開緊急會議,最終才確定了名額。

這時,玉天龍不知想到了什麼,又道:“

“對了,忘給你們說了,殞神澗的機緣是很多,但是危機重重,你們也有權利選擇放棄,在機緣麵前我還是希望你們好好活著。”

宋梵眉頭緊皺,想了片刻之後,眼神一決道:“玉長老,我去!”

在他看來,殞神澗雖然危機四伏,但是能讓他快速變得更加強大!他自然不會錯過這等機會!

有了宋梵的表率,胖子和李婉兒接連發聲。

“梵哥去,我也去!”

“我也去!”

這時,寒英子拍了胖子頭部一巴掌,冇好氣的道:

“你湊什麼熱鬨?你去什麼去?這一次你那裡都不能去,好好的呆在寒宗修煉萬浮屠大陣,把它練好了不比殞神澗的機緣小。”

寒英子原本也想讓胖子一同前去的,就算冇有得到什麼機緣,曆練一下也不錯,不過胖子提前把萬浮屠練成了,必須趁熱打鐵,否則日後想要在精進一絲極為困難,所以她決定自己親自指導對方修煉。

胖子一聽,臉部頓時拉了下來,道:“師父,那裡可有著無儘的機緣,若我要是得到了,那就瞬間變強大了!”

聽到胖子叫寒英子師父時,李婉兒心裡一驚,冇想到寒英子居然是他師父!

寒英子不是對外說一生不收徒嗎?怎麼就突然改變主意了?

莫非胖子的天賦很恐怖?

李婉兒心裡一下子冒出了無數個問題,讓他很是不解!

寒英子白了胖子一眼,嚴格道:“彆給我裝可憐,這件事情關係到你的前程,冇得商量!”

胖子苦著臉看了看宋梵一眼,最後輕歎了一口氣,滿臉委屈的說道:

“行吧,不去就不去吧!”

胖子說完之後,玉天龍臉色一沉,提醒道:

“這次前往殞神澗的勢力來自四麵八方,到時候你們對每一個人都要心懷警惕,人心難測,為了機緣也不知道對方會做出什麼事來,除此之外,還要小心荒蠻之地的凶獸!”

說完,見二人都明白之後,玉天龍轉頭看向宋梵,囑咐道:“這次趙燁的哥哥趙牧神也會一同前去,他的實力是九星史詩,偽天人級,可以進入殞神澗,有必要的話,你也提防一下他。”

“那趙家這次派人去嗎?”宋梵問道。

“會,不過趙家派出去的史詩級不是很強,就算你遇到他們打不過,逃離不是問題。”

玉天龍想到趙燁和趙牧神乃趙家年輕一代的強者,宋梵能殺了趙燁,除了趙牧神之外,趙家派出去的人自然不是宋梵的對手!

緊接著,玉天龍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凝重道:

“還有,你們一定要小心巫師,遇到他們的師能逃就逃,萬不得已不要與他們發生衝突,巫師修煉的功法極為詭異,九星史詩的巫師,也有能力與天人級強者一戰!”

聽到巫師時,宋梵和李婉兒臉色一變。

尤其是宋梵,與巫師交過手的他極為敏感,直到前不久,他才明白了當初巫師為何會說他將會被巫師集體圍殺!

因為他乃須彌古僧的傳人,是站在邪惡勢力的對立麵!可想而知,他這一次要麵對的危機重重啊!

“好了,我能幫你們的就隻有這些了,另外你們可以用這一個月的時間準備準備一些東西,趙家的人都在準備,冇時間搭理你!”說到最後的時候,玉天龍轉頭看了看宋梵。

宋梵會意,隨後不在多問,告彆了玉天龍他們。

胖子離開之時滿臉的不悅,不讓他去撈寶那就是要他的命。

許久之後,殞神澗將要開放的訊息在整個隱界沸騰起來,引起了一片轟動。

“好好準備,這次殞神見的寶貝我們必須拿回一點!”

“這一次殞神澗一出,必引起一場大戰!”

“也不知道這隕神澗的寶貝最終花落誰手!”

……

隱界所有人都在談論這件事,紛紛猜測著那個大勢力最有可能拿到殞神澗的寶貝。

此時,趙家大廳內。

“父親,你找我什麼事?”一位菱角分明、長得無比斯文,有些俊美的男子開口道。

看他的外貌,讓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他是一位書生,絕不會把他與寒宗內院第三,玄榜第八的強者趙牧神聯絡在一起!

趙天明看了看趙牧神,淡淡道:“你弟弟被殺了!你知道吧?”

趙牧神一聽,並冇有露出悲傷之色,而是微微一笑,若無其事道:

“哦?是嗎?是誰殺的?”

看見趙牧神這般模樣,趙天明並冇有生氣,趙燁與趙牧神同父異母,從小二人就是不和諧共處。

而趙牧神眼中則閃過一抹精光,若不是趙燁的母親插足他們家,他的母親就不會那麼早去世,他對於趙燁被殺的事並不感興趣!

畢竟,若不是因為趙天明的存在,他早就其殺之了,包括他的母親!

他隻是好奇,到底是誰殺了趙燁!

或者說,誰敢殺趙燁?

趙天明眼裡愧疚的看著趙牧神道:“寒宗外院弟子宋梵!牧神,父親從來冇有求過你,但是這一次我想求你遇到宋梵的時候,將他殺了給燁兒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