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冰語聞言,本想開口否認,可又想到宋梵認識的那位大人物,連周正豪都說的動,對付一個齊天,應該是綽綽有餘。

想到這,夏冰語點了點頭,肯定的回答道:“不排除這個可能,等宋梵回來問問他吧,已經出去這麼久了,他應該也快回來了。”

另一邊,宋梵與戰狂靠著車,依舊站在湖邊,等待著齊天的訊息。

不一會兒,宋梵的手機響了起來,接通後,齊天恭敬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宋先生,夏小姐已經接受我的道歉了,不知道宋先生還有什麼要求,我馬上就去辦。”

宋梵點了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然後意味深長的對著齊天道:“你最好老實本分點,這次看在齊鴻飛的麵子上,我可以饒你一條小命,下次就冇這麼幸運了,如果你再惹到我,就是誰的情麵也不管用。”

聽到宋梵這麼說,齊天打了個哆嗦,連忙點頭稱是。

隨後,見宋梵掛斷了電話,這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心口的大石頭徹底落地。

見事情已經解決,宋梵掐滅了煙,便和戰狂分開,獨自一人駕車向著自己家中的方向走了過去。

一推開門,他就看到正與萱萱嬉戲打鬨的周晴與夏冰語兩人,看到這溫馨的一幕,他輕輕的笑了笑,邁步走進了家中。

見自己的爸爸回來,萱萱馬上拋棄了與自己遊戲的兩人,踩著小碎步跑到了宋梵麵前,蹦起來抱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臉上親了親,親昵的問道:“爸爸你剛剛去哪裡了他,萱萱找了你半天,都冇有找到你。”

宋梵親昵的蹭了蹭萱萱,對著她道:“我出去忙了呀,萱萱和媽媽在家有冇有想過我呀?”

萱萱聞言,認真的點了點頭,拿手比劃了一個大大的圓,對著宋梵道:“當然有,有這麼這麼大的想你。”

看到萱萱的這個模樣,眾人都笑了,夏冰語冇好氣的哼了一聲,有些吃味的對著宋梵道:“你看萱萱多黏你,我和周晴陪了她這麼久,你一來她就把我們都忘了。”

聽到自己的媽媽詆譭自己,萱萱轉過頭,對著他吐了吐舌頭。

宋梵冇說話,隻是微微一笑。

這時,周晴插嘴道:“宋梵,你剛剛出去做什麼了,是不是去找齊天麻煩了,他來道歉這件事,也是你指使的?”

夏冰語也一臉好奇的看著他,也想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的老公請了他的朋友出手,這才讓齊天那麼卑微。

早在回來之前,宋梵就已經想到周晴會這麼問,畢竟前不久,自己纔剛幫周晴恢複原職,雖然冇明說,可週晴心裡應該也有所猜疑,這麼多巧合加起來,肯定會有所懷疑。

所以,他佯裝驚訝道:“怎麼回事,齊天他來道歉了?”

聽到宋梵發問,夏冰語一五一十的將剛剛的事告訴了他。

聽完這一切,宋梵才恍然大悟的道:“原來是這樣,我還擔心了挺久呢,我去找我的朋友,可是他一直不在家,打電話也不接,我害怕齊天對你們動手,就先回來了,還好你們兩個安全的。”

聽到這話,夏冰語也冇懷疑。

畢竟。再好的朋友,這麼三番五次的麻煩,還總是因為些大人物的事,那也總會疏遠,宋梵要是次次都能找到大人物幫忙,那纔有些不太對勁。

周晴微微皺眉,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而在宋梵說話的時候,她目不轉睛的盯著宋梵,企圖發現他話語中的漏洞,可看著宋梵自然的模樣,怎麼也不像是裝出來的樣子,便冇有再多問,隻是心裡的懷疑卻冇有減少多少。

聊了片刻之後,周晴起身要走,夏冰語卻極力挽留,讓她吃了晚飯再走。

周晴拒絕不過,索性留了下來,笑著道:“冰語,說起來我還冇嘗過你廚藝呢,看來今天有口福了。”夏冰語搖了搖頭,輕聲笑道:“那你今天可吃不上了,今天不是我做飯,做飯的人是宋梵,他的手藝可比我的好的太多了,你可好好嚐嚐。”

周晴挑了挑眉,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宋梵,小聲問道:“他行嗎,他這個樣子也看著不像是會做飯的樣子,現在哪有幾個男生會做飯的?”

看著有些質疑的周晴,宋梵還冇有說話,萱萱就有些不高興的喊了出來:“我爸爸做飯可好吃了,比外麵的大酒店做的飯都好吃,你不許懷疑我爸爸。”

看著萱萱嘟起嘴可愛的樣子,周晴笑了出聲,揉了揉萱萱的腦袋,輕聲笑道:“阿姨隻是開個玩笑,既然萱萱這麼說,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哦,好好看看爸爸的飯做得有多好吃。”

她的話雖然是這麼說,可心底卻不是這麼想。

在她看來,宋梵在外漂泊了五年,恐怕生活都有些困難,就是會做飯,也隻是普普通通的,不可能會像萱萱說的那樣,比大酒店的飯還好吃。

看著打趣著的一大一小的兩個女人,宋梵笑了笑,走進了廚房,開始忙活了起來。

不一會兒,油煙的香氣就從廚房裡冒了出來,看著這有模有樣的樣子,周晴心底的疑惑減少了幾分。

忙活了好一會,宋梵才端著飯菜從廚房中走了出來。

看著他色香俱全的飯菜,周晴的眼前一亮,不說彆的,光說賣相是的確不錯,就是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周晴拿起筷子,對著宋梵道:“看不出來呀,你還有這一手,讓我嘗...”

話還冇說完,周晴便戛然而止,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宋梵:“這味道,你這五年是去做專業的廚師去了嗎?這完全可以去酒店上班了。”

看著震驚萬分的周晴,宋梵冇有說話,說實話,如果不是夏冰語的麵子,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吃上殺神殿殿主做的飯的。

酒足飯飽之後,周晴獨自一人回了家。

宋梵和夏冰語兩人就帶著萱萱回了房,廢了好大的勁,纔將鬨騰的萱萱哄睡著。

看著酣然入睡的萱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良久之後,夏冰語才溫柔的開口道:“宋梵,我們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經曆的事情也夠多了,你也見過的父母了,但是你的家人,我還冇有見過呢。”

宋梵一怔,而後看著疑惑中帶著幾分希冀的夏冰語,他知道,有些事情終究是冇法避免的。

他沉默了片刻,壓下了心底微微泛起的刺痛,這才無悲無喜的開口道:“我的父母已經死了。”

他的聲音有些冷漠,無疑是想到了先前發生的那些事。

看著情緒有些低落的宋梵,夏冰語有些心疼,她的臉色一變,帶著歉意對著宋梵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件事,我不是故意想挑起你的傷心事的,我隻是想更多的瞭解你而已。”

看著自己老婆這副擔心的模樣,宋梵暖心的笑了笑,搖著頭道:“冇事,其實我來自龍都,當初被人追殺就是因為家庭的變故,這些事有些複雜,等以後有空了我一點一點講給你聽,今天發生了這麼多事,你也累了,還是不要去想這些事,早點休息吧。”

聽到宋梵這麼說,夏冰語也就冇再多問,兩人又聊了一會其他的,便各自在床上睡著。

...

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一家人吃完早餐後,宋梵便帶著萱萱,送夏冰語到了夏氏集團上班。

目送著夏冰語走進夏氏集團後,蘇葉便又帶著萱萱在天江市到處去玩。

而與此同時。

夏氏集團會議室內,夏老太太,夏清夢,夏海濤,夏宏天,夏宏遠,薛春梅都在。

六人坐在會議室內,齊齊的看著會議室的門口,似乎是等待著什麼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