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山一聽,滿臉得意的看著宋梵,隨後笑道:“多謝雷家主,請你放心,小姐的病藥到病除,還請雷家主帶我前去一番檢視,好做出應對之策。”

“好。”雷震鳴一聲應下,起身帶著眾人前往女兒的房間。

宋梵拉起地上的胖子也一同前往,待雷家主遠離他們之後,胖子才緩了過來,忍不住開口道:“梵哥,你居然答應和藥王對賭啊,他的名聲在東域城可是家戶喻曉的存在啊,就連那些大勢力也要敬他三分。”

宋梵白了胖子一眼,低聲道:“是我答應的嗎?那是雷家主答應的,再說你剛剛為什麼不說?”

胖子一聽,頓時知道宋梵在嘲諷他,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剛剛不是被哪雷家主嚇傻了嗎,誰知道他的實力那麼恐怖,又不是所有人都像梵哥你一樣都能扛住他的威壓。”

宋梵不想在搭理這傢夥,滿口跑火車,關鍵時刻掉鏈子,一點也不靠譜。

胖子依舊滿臉擔心,問道:“梵哥,萬一藥王真的把雷家小姐治好了,我們該怎麼辦?不會真的廢雙手吧?”

說完,胖子還不忘記對宋梵作出斷手的姿勢。

宋梵聽到這話,眉頭也是一皺,心裡不知在想些什麼,而後道:“我看事情冇有那麼簡單,要是真的到那個時候了,除了拚死一搏吧,總不能任憑他們宰割!”

胖子點了點頭道:“要是真到那種地步不得不拚了,那個時候雷家主女兒被治癒了,心情必定大悅,隻要我們能闖得出去,他定不會追殺。”

宋梵又白了胖子一眼,在他心裡,但凡隻要涉及到逃命,這死胖子想的比誰周到,把身邊的一切能利用的資源都利用了一遍。

不久後,眾人來到雷家小姐閨房前。

“古先生,這裡就是小女的房間,小女的病全仗先生了。”雷震鳴對這古山拱手一拜。

古山嘴角一笑,臉色儘是得意之色,餘光還不忘瞥了一眼宋梵。

“雷家主,請你放心,隻要有我在,我定全力救治小姐。”古山滿麵笑容,看上去風光無比。

隨後又繼續道:“雷家主,我們進去吧,待我檢視一番,才能確定小姐的患了什麼病,方可治療。”

“好!”雷震鳴應了他的要求,帶著眾人走了進去。

房間內,躺在床上的女人看上去三十來歲,和胖子說的一模一樣,麵部蒼白無比,唯獨眼圈發黑,這氣息微弱至極,是要將死之人。

宋梵眼神微眯,下意識的向雷家小姐試探而去,半響之後才緩緩恢複過來,神態輕鬆,彷彿胸有成竹。

古山上下打量一番,遲遲冇有下手,神色看上去有些古怪,雷震鳴見女兒的氣息微弱,又見古山遲遲冇有動手,心裡一急,急道:“古先生,小女氣息微弱,還請你儘快出手相救。”

古山聞言,點了點頭,附身伸手搭在雷家小姐的脈搏上,頓時觀摩起來。

胖子見狀,心裡大急,一直低聲在宋梵耳邊叨叨著。“完了完了,梵哥,看著陣勢估計藥王那老東西已經認真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找到了醫治方法了。”

“完了完了,該怎麼辦?梵哥,要不我們趁現在他們戒備心鬆弛趕緊逃吧,再不逃就來不了。”

“你閉嘴!”宋梵終於還是受不了胖子像一隻蒼蠅一樣在耳邊嗡嗡作響。

胖子這才安分了下來,不在多嘴。

半響之後,古山緩緩起身,臉色有些複雜。

見此,雷震鳴急忙迎上去,匆忙問道:“古先生,小女的情況怎麼樣?能治癒嗎?”

古山向雷震鳴投了一個放心的眼神,笑道:“雷家主不必擔心,小姐並冇有什麼大礙。”

雷震鳴一聽,滿臉疑惑,隨後心裡又是大喜!

彆的醫師前來都是束手無策,紛紛毫無他法,既然古山這般說,那就證明女兒還有救。

“古先生,此話從何說來?”雷震鳴問道。

古山嘴角一笑,看似輕鬆無比道:“雷家主,小姐患的並不是什麼大疾病,這不過是其他醫師冇有診斷出來,在他們看來,小姐是營養不良導致的,但一用藥,小姐身體就會有劇烈的反應。”

雷震鳴心裡大喜,古山所說的就是之前那些醫師遇到的問題,於是雷震鳴急忙道:“哪古先生,小女得的什麼病?”

“雷家主,小姐得的病很簡單,隻不過是精神受損,導致一切生理功能不正常,本來這隻是小事,但是被那些無良的醫師都次刺激之後,小姐的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若不及時調整,恐怕真的有性命之憂了。”

古山一邊說一邊看向宋梵,很明顯就是在告訴雷震鳴宋梵正是那所謂的無娘醫師。

宋梵對此會心一笑,似笑非笑的看向古山,眼裡儘是期望,期望古山接下來的操作。

“梵哥,完了完了,這次真的完了,他居然看得出我刺激過雷家小姐,看來他真的找到真正病因了,我們做好逃的準備吧。”胖子臉色焦急無比。

雷震鳴一聽,心裡一急,連忙道:“古先生,還請你為小女調整,事後我雷家必有重謝。”

古山泰然自若,今天雷震鳴很是給足他的麵子,心裡很是滿意,得意道:“雷家主,請稍安勿躁,小姐的病情不嚴重,我略施小計便可,在這之前我有幾句話給告知。”

說完,古山走到宋梵身邊,用了一個隻有二人能聽見的聲音,囂張得意道:“小子,和我鬥你還嫩一點,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等一下你若當著所有人的麵跪下來向我認錯。我便饒了你,如何?”

宋梵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道:“你有那本事嗎?雷家小姐什麼情況你真的清楚嗎?”

古山聞言,心裡一怔,隨後又繼續道:“那又如何,有本事你去說啊,看看他們是相信你還是相信我?小子居然你還是執迷不悟,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就成全你!”

說完,古山不再與宋梵廢話,轉身向雷家小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