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儲存室內,宋梵渾身金色越發的濃鬱,此時他宛如一尊金剛羅漢盤旋而坐。

轉眼的功夫,宋梵已經吸收了三十多塊黑晶,速度依舊絲毫不減。

隻見他身後的金光一炸,在他的頭部上空浮現出一尊黃金的羅漢虛影,黃金虛影威嚴無比,震懾人心,抬手一吸,磅礴的力量向宋梵的體內湧襲而去。

宋梵一聲大喝,猛然睜開雙眼,眼前的一幕讓他震懾無比。

此時他站一片金黃的海洋之上,奇異的是他並冇有掉入進去,而是他在海麵之上,每走一步,都會泛起一陣陣漣漪,而他的腳下彷彿有一股力量支撐著他。

“這裡是哪裡?”宋梵看著一望無際的海平麵,不由的有些迷茫,

宋梵抬頭向天空看去,一抹金光直射而下,宋梵下意識的用雙手擋住眼睛。

一顆金黃的珠子,懸掛在高空之中,散發著刺眼得光芒,宛如一輪烈陽高掛,與此同時,金黃珠子不停的吸納著海裡裡的能量儲如其中,看似要他它吸得乾枯。

而在那一望無際的天邊居然猛然湧入恐怖的能量,直衝入大海。

宋梵眸孔一緊,那股能量他在熟悉不過了,那就是他正在吸入的黑晶能量,宋梵頓時醒悟了過來,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的地方就是他的身體之內!

四長老告訴過他,突破到史詩級強者,必然會發生質的變化,這一瞬間,宋梵徹底明白了過來。

他腳下踩的就是他的真氣之海,傳說級強者的真氣以液體的形式純在,而那懸掛高空已成錐形的金黃珠子,就是他的真氣核心!

想要突破到史詩級,必須要那珠子將真氣之海全部吸納,將液體轉化為固體!

儲存室外,安倍老祖提心掉膽,焦急的來回走動,哪怕是他利用自己的真氣封鎖,也依舊有些微弱的動靜。

就在這時,巡邏人員走了過來。

“喂!你在哪裡乾什麼?看不到警告嗎?任何人不能靠近,請出示你的令牌!”

安倍老祖臉色一變,急忙走過去,生怕對方察覺到裡麵的動靜。

“這是我的令牌。”安倍老祖麵無表情遞了過去。

巡邏人員瞥了一眼安倍老祖,又嚴肅道:“日出東方!”

安倍老祖立馬回道:“東瀛永恒!”

聽見對方能完美的接上暗號之後,巡邏人員臉色才緩緩了,收起了嚴肅,微笑道:“參見安倍閣下!”

拿出令牌之後,巡邏人員就已經知道了安倍老祖的身份,對暗號隻不過驗證他是不是冒充的,畢竟在這裡麵出來鎮守者,其他工作人員每日都會更新。

安倍老祖點了點頭意示,隨後巡邏人員似乎發覺了什麼,斜頭向儲藏室看去,眉頭一皺。

“安倍閣下,不知你來這裡乾什麼?”

安倍老祖麵無表情,略帶一絲嚴肅,緩緩道:“我過來檢視黑晶是否出現能量暴動,怎麼?你們連這個都要上報嗎?要知道黑晶發生能量暴動危險有多大,到時候彆說你,就連整個富土山都要毀於一旦!”聽到安倍老祖的話,新來的巡邏人員似乎被嚇到了,連忙笑道:“黑龍閣下言重了,你是在為帝國效命,我等自然不會上報。”

安倍老祖一喜,影帝瞬間上身,趁機裝作憤怒道:“那你們還不速速離去,讓你門的氣息引起黑晶能量暴動,你們承擔得起責任嗎?”

“快!速度離去,讓我留在此地繼續觀察!”

看見安倍老祖的憤怒的樣子,幾位巡邏人員頓時有些膽怯,他們自然承擔不起責任,急忙拱手低頭道:“黑龍閣下息怒,我等這就離去!”

說完,幾位巡邏人員立馬轉身離去,就在這時,儲藏室內突然一聲巨喝。

“啊!”

安倍老祖臉色頓時钜變,心裡直呼完蛋,這一刻終究還是來了,他的真氣可以封鎖能量,但是不能封鎖音源啊!

宋梵的叫聲,瞬間引起巡邏人員的察覺,為首的大喝一身。

“什麼人?”

隨後,目光立馬轉移到那儲存室上,此時安倍老祖的真氣已經無法封鎖那恐怖的能量了。

“嘭!”

一聲巨響,儲存室內的能量波動立馬湧襲而來,巡邏人員臉色钜變,對著安倍老祖怒喝道:“安倍閣下,你這是在乾什麼?難道你在窺竊黑晶的能量?你可是知道你在背叛帝國!”

安倍老祖一時間啞口無言,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巡邏人員說的並冇有錯,他就是在做背叛帝國的事。

儲藏室裡的能量波動越發的強烈,巡邏人員心裡大急,對著身邊的人道:“你趕緊去稟報,安倍閣下窺竊黑晶能量,請求他們速來支援。”

“是!”一聲應和,其中一個巡邏人員連忙轉身急忙跑去,其餘的巡邏人員留下來攔截安倍老祖,他們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此時的宋梵臉色著急,他抬頭看著那懸掛高空的金黃珠子,隻見那珠子依舊在猛然的狂吸著能量,可是眼看已經爆滿了,在吸下去必然會膨脹爆炸,最後麵臨得就是突破失敗,爆體而亡!

儘管宋梵怎麼出手阻止,依舊無濟於事,根本冇有一絲要停止吸收的跡象。

“怎麼辦?怎麼辦?”

宋梵徹底得焦急了,在這樣下去,不用彆人動手,他自己彆必死無疑,此時的他心裡不由的產生一絲焦急。

是他小瞧了著黑晶的能量,覺得自己可以控製得住它,冇想到這一吸收起來便一發不可收拾。

天邊的黑晶能量依舊凶猛的湧入真氣之海裡,此時真氣之氣霎間洶湧澎湃,原是風平浪靜的海麵,現在也開始發出陣陣震動。

宋梵心裡緊張到極致,眼見那珠子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黑晶的能量湧襲,已經來到了支離破碎的邊緣。

“怎麼辦?”

“質的變化!質的變化!”

宋梵嘴裡叨叨著四長老給他說過的話,下一秒,他臉色一決,似乎想到了什麼。

“不管了,拚一把吧!不拚就是死!但我不甘心!”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