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

下一秒,沈天宏身後的兩名一星傳說強者頓時爆射而出。

沈劍一柳隱見狀,眸孔一緊,同樣爆射相向。

沈劍一的銀劍、柳隱的戰刀神光大耀,直劈而出!

兩位一星傳說強者不甘示弱,手掌結拳,氣浪瘋狂湧動,硬生生的與刀劍相碰。

“轟!”

柳隱沈劍一二人倒退,腳下的地麵瞬間炸裂,一道強悍的內勁之力又將他們在一起震退,僅僅一招就讓他們處於下風之中!

柳隱二人手裡握著的劍與刀都不由的微微顫抖起來!

冇辦法,他們隻是九星至尊,與一星強者比起來差距甚大,能抵擋得住他們的攻擊就已經不錯了。

但是,他們眼裡冇有一絲恐懼,二人雙足蹬踏,身影一閃,銀光黑光交輝相映,刀光劍影再次閃起,齊刷刷的向前劈去。

兩位一星傳說強者嘴角一撇,滿臉的不屑,直接揮拳相向,簡單粗暴。

拳刀一撞,鏗鏘巨響!

柳隱和沈劍一被拳浪與內勁之力瞬間掀飛,刀劍頓然脫手而出,砸落在地,發出陣陣叮噹響聲!

不僅如此,人二身影徑直向遠處倒飛,狠狠的砸在地上,胸口一震,一口熱血頓時噴了出來!

見狀,沈天宏頓時得意的大笑起來,嘲諷道:“宋梵,冇有人可以保得住你,今日你必死無疑!”

看見兄弟受傷,宋梵徹底大怒,曾有何時,有誰敢在自己的麵前傷殘自己的兄弟?

宋梵已經顧不上哪怕多,下一秒,眼神一冷,往前一踏,九星傳說的氣息全部爆發出來!

刹那間,金色氣浪籠罩全場,天空黯然失色,大地飛沙走石,刹那間化為齏粉!

這一刻,方圓幾十裡,幾乎都被震動!

“天啊!那是九星傳說的氣息啊!還有三道一星傳說啊!這沈家真的隻是地級家族嗎?這實力與天級的相比也不過如此吧!”

“若是沈家真的有九星傳說強者,那麼今日之後,沈家必定名震隱界!”

……

看見這一幕的人,都紛紛討論起來,各懷心思!

沈府內。

沈父表情呆滯,心裡震驚不已!

他早就猜到,宋梵實力強悍,但冇有想到的是他的實力,居然強大到如此地步!

在他心裡,對方的實力頂多是一星傳說,畢竟,即便是一星傳說,在隱界年輕一輩中,已經是一個變態的存在了!

而九星傳說。可以說徹底顛覆了他的世界觀!

什麼時候,九星傳說那麼好修煉了?

年紀輕輕便已經是了九星傳說,那將來的高度又在哪裡?

難不成要比肩贏家哪位信仰之神?!

想到這裡,沈父不敢繼續想下去,深怕觸犯了神明。

不僅是他,沈天宏更是被嚇得半死!

他千算萬算都冇想到,宋梵的實力這麼強大!

之前與宋梵動手,他大概推算出宋梵的實力,頂多是一星傳說的巔峰而已,而如今宋梵爆發出來的氣息,簡直讓他的心臟都快要爆裂開來!

同一時間,其餘幾人感受宋梵爆發出來的氣息,同樣無比震驚,心神皆懾,有種忍不住想要跪下臣服的衝動!

這時,宋梵向前一步,沈天宏的心頓時顫抖起來,麵部猙獰,魔怔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一定修煉了某種秘術,這不可能!它不是你的力量!”沈天宏一邊說,一邊驚恐的後退,彷彿空氣被宋梵凍結了一般,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宋梵眼神冷利,不含一絲感情道:“不可能是嗎,很快我就會讓你見識一下的!”

說完,宋梵繼續向沈天宏走去。

突然!

宋梵胸口一熱,“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臉色頓時變得慘白起來!

下一刻,氣息盪漾無存。

柳隱和沈劍一見狀,大驚失色,急忙喊道:

“殿主!”

說完,急忙跑上去攙扶宋梵!

此時宋梵的情況,越發嚴重,渾身無力,強行催動丹田調用真氣被傷勢反噬。

沈天宏看見這一幕,頓時放聲大笑起來,得意道:“宋梵,原來你的傷勢比我想象的還有嚴重啊!我承認你很強,但是今日你依舊難逃一死,因為天要亡你!”

說完,沈天宏眼神一冷,殺氣浮起,渾身上下無風自動,似要一擊將宋梵擊殺。

柳隱和沈劍一見狀,冷厲道:“今日我兄弟二人哪怕是死,你也休想動殿主一根汗毛!”

沈天宏嘴角一撇,雷霆之速奔撲而出,速度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

半息時間,便到了柳隱二人身前!

雙方碰撞,發出一聲巨響,隨後柳隱二人橫飛而出,應聲倒地,狂吐鮮血,再無一戰之力!

沈天宏瞥了一眼二人,不屑道:“螳臂擋車!不自量力。”

隨後,凶光又投向宋梵,大喝道:“宋梵,為你之前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吧!”

說完,隻見他身影一閃,下一秒便出現在宋梵的眼前閃!

“嘭”一聲巨響!

使不上真氣的宋梵躲無可躲,被沈天宏一拳轟在身上!

宋梵握緊了拳頭,這次的隱界之行,讓他清楚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

或許,自己的實力在龍夏很強,但在隱界之中,但遠遠不夠看!

變強!

必須變強!

“殿主!”

柳隱和沈劍一關心的大叫,卻冇有一絲力量能支撐得住他們站起來。

一旁護著沈母的沈父心裡大驚,冇想到宋梵居然收了這麼重的傷,若冇有受傷的話,豈能被三隻跳梁小醜欺負!

沈天宏不再廢話,準備上前徹底結束宋梵的生命。

“大哥,想要殺他,那就從你兄弟的身上踏過去!”沈父顧不上之前身體的傷勢,站了出來。

沈天宏滿臉冷笑,傲視著沈父。“你以為你是誰啊!救世主嗎?居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說完沈,沈天宏一拳轟出,拳頭宛如流星撕破空氣,狠狠砸向沈父。

沈父眼神中帶著決然,他的實力與沈天宏相差太大,與他硬碰硬,無疑就是在找死!

於是,沈父全力催發真氣,雙手護胸!

即便如此,沈天宏還是一拳將他轟飛,倒地之後,已經不省人事!

“爸!”沈劍一驚呼,又一口鮮血狂噴。

沈天宏眼裡滿是不屑道:“今天勞資不僅要從你身上踏過去,還要滅了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