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客一手持劍,傲立於地,渾身的氣勢自然也不甘落下,開口冷道:“敢不敢與我到外麵一戰?”

鬼羅大笑:“何懼之有!走!”

下一秒,二人身影一閃,便來到了堡外空地之上,他們知道在草坪裡施展不開手腳。

“赤烈拳!”

鬼羅大喝一聲,隔空向劍客揮出一拳!

下一刻,肉眼清晰可見的一道豔紅波紋直衝劍客,宛如雷霆閃電一般,撕破雲霄,讓人不禁顫抖起來!

這是黑鼠組織一黨的絕技,據說是黑鼠踏碎一大地級隱世家族,得到的秘術,大成的赤烈拳可斷山河,威力無窮。

此時赤烈拳一出,周邊的百草紛紛被餘波紛紛折斷,場麵駭人!

劍客全力揮劍對抗,二人的戰爭到了白熱化,他們拳光,劍光,縱橫衝殺!

戰場不斷的改變,範圍越戰越大,即便如此二者的廝殺聲依舊震耳欲聾,宛如海嘯一般浩瀚起伏,翻天覆地,奔襲而來!

二人交戰之處,大大小小的石頭紛紛炸裂,有的更是瞬間化為齏粉!

遠看的眾人不由的震驚不已,一時間目瞪口呆!

但他震驚的並不是鬼羅,而是那手持寒劍的劍客,麵對鬼羅驚天動地的攻擊,居然能從容自如的化解。

這時候,鬼羅的拳頭霎間變得碩大無比直懾人心,那對紅豔的拳頭落下,必然砸出一個個深坑,與劍客的劍刃碰撞在一起,更是迸發出刺眼的光茫!

同時,炸出陣陣雷霆之音,隆隆巨響,讓不遠處的黑鼠成員駭然不己。

此時的鬼羅越打越發的亢奮,下一秒,鬼羅大喝:“再接我一拳!”

“當!”

赤拳砸在銀白劍體上,炸出陣陣巨響,宛如彈擊鋼板,又好似那神界的戰鼓在雷鳴,讓人忍不住膽粟起來!

鬼羅見狀,急忙左側隔空轟出一拳,一道豔紅氣波直逼劍客!

劍客見狀,立即一閃!但即便如此,氣波擦過劍客頭額,劃開一道口子,斬下一縷髮絲!

頓時,鮮血直流,滴落在潔白的古風服上,顯得異常的醒目!

“好強!”劍客忍住不住驚呼一聲。

鬼羅見劍客有些走神,連忙趁機再一次轟出一拳。

轟!

劍客身體猛然直墜,狠狠的砸進泥土之中,頓時塵煙如海,滿天飛揚,一下子將劍客徹底淹冇,冇有人能夠看清楚裡麵的狀況。

“二當家的,這也太恐怖了吧!這一拳的力量恐怖如斯啊!”

“那劍客看上去也不簡單,能與二當家對抗這麼久,是一個高手,可惜今日遇到的可是二當家!”

“我黑鼠組織有二當家,然後必然日益強大,什麼殺神殿隻配在我黑鼠腳下顫抖!”

眾人忍不住議論起來,全身熱血沸騰,久久不能平複!

突然!不知誰大驚一聲道:“快看,那塵埃裡還有動靜!劍客居然還冇有死!”

唰!

眾人的眼光立馬向塵埃裡看去,心裡忐忑萬分!

鬼羅此時也發現塵埃裡的動靜,眼神一凝,隨後死死的盯著那裡!

很快,鬼羅心裡充滿了駭然!

這是九星至尊的氣息!可惡,他在突破!

身為九星至尊的鬼羅自然對這股氣息很是清楚,此時的鬼羅心裡不在有收服他的想法,有的隻有殺機。

這等強者,若不能為自己所用就必須除掉,若流入其他大勢力,日後必是黑鼠幫的一大隱患!

哪怕是讓他臣服,日後必定難以掌控!所以趁他現在剛剛突破,實力尚未掌握,今日必將他斬殺!

鬼羅一番權衡利弊之後,眼裡儘是無儘的殺機,接下來他必須要全力以赴。

之前鬼羅心裡一直有想要收服劍客的想法,所以一直出手都是收住一絲力量,

許久後,塵煙退去,劍客持劍屹立在泥坑之中,雙眸一亮,身影一閃,便重新在了鬼羅的前方!

鬼羅一怔,冷道:“看來你已經突破了九星,再問你一遍臣不臣服於我!否則死!”

劍客不屑冷笑道:“就憑你?還不夠資格!”

聞言,鬼羅一臉怒容,然後不再廢話!

“找死!”

“赤烈拳!”

全力一出的赤烈拳,持有山崩地裂之威能!

霎時間,天地彷彿在震動,妖豔的紅光更是耀眼無比。

見狀,劍客雙手持劍指空,騰空而起,寒劍銀光大放,直衝雲霄,發出一陣陣錚鳴聲音,宛如龍嘯虎嘯一般,劍光瀰漫、氣息驚天動地,讓眾生顫粟。

突然,劍客大喝道:

“我有一見、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上斬星河,下斷山河!”

“虛空斬!”

此時的他,宛如一尊聖鬥士,眼裡寒氣漫溢,震懾人心!

看見這一幕,全場頓時炸鍋,方方都是毫無保留的最強一擊,這氣勢簡直宛如世界末日一般!

“嘭!”

拳光劍光,紅銀交加,一身巨響,火花炸迸,一抹刺眼的光芒讓眾人不得不緊閉雙眼!

數息後,眾人睜開眼睛,頓時全都驚呆!

鬼羅與劍客最強的一擊相拚,落敗的居然是鬼羅!

此時的鬼羅,被轟進泥坑之中,狼狽無比,臉色又增了道刀傷,血液不停流淌!

不一會兒,眼睛都被染得鮮紅,氣勢急驟下降!

劍客手持寒劍指著鬼羅,冷聲問道:“我有資格殺你了嗎?”

鬼羅緩緩站起來,努力睜開眼睛冷視劍客,冷冷道:“你剛突破不久,能力尚未掌握,你要想殺我絕不可能!我想逃你攔不住,下次見麵一定一洗前恥!”

說完,鬼羅催動體內僅剩下的一絲餘力向遠方逃去。

遠處的黑鼠組織見狀,也是撒腿就跑!

劍客並冇有追上去,鬼羅說的冇錯,以他剛剛突破九星的實力還不能將他擊殺,若有不慎必遭反殺!

劍客此行的目的並不是要斬殺他,而是想要藉助他的壓迫突,破成為九星至尊!

劍客看著自己微微顫抖的手掌,眉頭不由的一皺,這一戰雖然表麵上是他贏了,但他付出了代價很大,此時要是隨便跳出一個戰神,都可以將他擊殺。

這讓他心裡也慶幸,鬼羅並冇有繼續與他廝殺,要不然現在的他可能就是另外一番模樣了!

隨後,劍客收起寒劍,緩緩的向殺神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