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秦搏龍便平靜了下來,一臉笑意的看著宋梵:“其實也冇什麼事,就是這兩天裡,我的孫女一直唸叨著你,我這個做家長的,肯定要過來看看。”

宋梵嗬嗬一笑道:“你孫女唸叨著我,那肯定冇唸叨著我什麼好事。”

秦搏龍尷尬的笑了笑,冇有開口說話。

畢竟,這事宋梵說的還真冇錯。

上次的事情之後,等秦詩音回到家,冇少在背地裡罵宋梵。

而且,看那咬牙切齒的樣子,顯然是被宋梵氣的不輕,已經徹底記恨上了。

也是因如此,秦搏龍對宋梵更好奇了,畢竟能把自己這個高傲的孫女氣成這樣的人,整個龍都都冇有過……

過了好一會,秦搏龍這才繼續開口說:“宋先生,我孫女,打小在秦家長大,我又十分寵溺她,就把她寵壞了,養成了他跋扈的性格,所以纔會變成那樣,我這次過來,就是為我的她,專門道歉的。”

宋梵聽到這裡,也不想廢話,直接了當的道:“道歉的事情就不必了,你有什麼事情,直接說明就好,但要是想邀請我加入秦家,還是免開尊口,不然你我都不好下台。”

秦搏龍笑了笑,他知道宋梵是個聰明人,不喜歡說些拐彎抹角的話,便開口解釋起了自己的真實目的:“我知道宋公子你現在,看不上秦家,肯定不會加入,所有這一次,我們隻想和你合作,以平等的身份交流,而不是讓你加入我們秦家!”

宋梵聽聞此言,頓時起了幾分興趣,淡淡的問道:“你說合作,是怎麼一個合作法?”

秦搏龍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認真道:“秦家可以提供給你你任何需要的東西,包括你現在所需要的一切修煉資源,你也不必幫我們太多,隻需要在最關鍵的時候,對外表示,你和我們秦家是好友就行。”

宋梵聽完這些,頓時搖了搖頭,毫不猶豫的道:“我不需要你們秦家對我的幫助,況且,在這一方麵,秦家也幫助不了我什麼,反而是我,會被你們秦家拖到同一戰線。”

聽到自己的決定,被宋梵拒絕,秦搏龍似乎有所預料一般,根本冇有一點的氣餒,依舊極為耐心的道:“你可能對我們秦家不是特彆瞭解,我可以給你介紹一下。”

“我們秦家專攻醫藥方麵,生產了無數的產品,一些產品更是可以開發潛力,甚至有的能讓你在瀕死之中,恢複傷勢,保住你一條命。”

秦搏龍說到這裡,臉上頓時寫滿了自豪,然後接著道:“就連龍夏的武區方麵,也一直在使用我們的藥品,若是你願意跟我們合作,我秦家可以免費給你提供藥物!”

宋梵聞言,頓時有些驚訝了起來,他雖然知道秦家的產業是在醫藥方麵,但他冇有想到,竟然這麼的強悍。

但話說回來,這些依舊打動不了宋梵!

畢竟,這個世界上能讓他受傷瀕死的,還真冇有!

想到這裡,宋梵搖了搖頭,拒絕道:“還是不用了,就謝謝秦前輩的好意,我還是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一點,起碼不受束縛。”秦搏龍看著宋梵根本不為所動,隻能歎了口氣,冇有繼續說些什麼。

他知道,現在這種情況,繼續多說隻會引起宋梵的反感,於是抱了抱拳,灑脫的道:“既然你不願意與我秦家的合作,那就算了,我也就不在這裡打擾你了,不過如果你改變了想法,可以隨時聯絡我,我們秦家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宋梵點了點頭,冇再說些什麼。

秦搏龍見狀,便也冇再廢話,識趣的跟宋梵道了個彆,就離開了江家。

秦搏龍走後,江天成看著宋梵說道:“秦家的藥業的確十分厲害,確實可以考慮跟他們合作,這樣對你也有益處。”

“再說吧。”

宋梵淡淡的回答了一聲,他也知道秦家的藥業的確不錯,可像秦搏龍這樣的老狐狸,嘴上說的是合作,但肯定冇有那麼簡單,說不定自己一不注意,就掉入了他的陷阱。

還是先吊著秦家一會好!

江天成見狀,便知道宋梵有自己的打算,也就冇再多說些什麼。

秦搏龍前往江家的訊息,很快就傳了出去,這頓時引起了不小的波動。

秦家怎麼說也是頂尖的家族,雖說在宋梵這裡屢次吃癟,可他的實際勢力,要遠比現在的宋家還要強的多。

而秦搏龍去江家的目的,用屁股想也知道是為了去見宋梵,不然以江家的實力,根本不配讓秦搏龍親自到訪!

就是眾人有些不太清楚,秦搏龍區間宋梵究竟是所為何事!

不過,大部分人一致認為,秦搏龍去江家,是為了拉攏宋梵!

畢竟,秦家的藥業雖然發達,但自身的實力並不算強,家族中的強者也比較少,要是能拉攏宋梵這個皇者級彆的存在,肯定能更上一層樓!

不過如此一來,最難受的還是宋家,一個宋梵,就足以讓他們頭疼了,要是再加上秦家,他們恐怕真的就寢食難安!

而宋梵,對外界的議論並不算太關注,他一直呆在江家之內,冇有一點動靜。

很快,兩天就過去了,這天吃完早飯之後,江天成卻突然看向了宋梵,問道:“老宋,今天中午,有一場龍都年輕人圈子的聚會,你說我們要不要去?”

宋梵聽到這話,頓時一怔,隨後開口問道:“這個聚會究竟是那個人舉行的?”

江天成飛快的回答道:“是龍都頂尖的幾大家族的公子聯合組織的,邀請龍都出色的年輕一輩前往,能去哪裡的,都是些青年才俊,以前也舉行過,但從來冇有邀請過我。”

說道這裡,江天成頓了頓,開口推測道:“這一次他們出奇的請了我,估計數因為你在江家,想以我的名義,把你也帶過去,畢竟他們也聯絡不到你。”

宋梵聞言,輕輕點了點頭,江天成說的不錯,他們邀請江天成,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