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看到那道身影之後,頓時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來人是戰瘋,而眾人之所以驚訝的原因,是因為這突然走進來的男人,竟然扛著一個巨大的紅木棺材!

這棺材看上去就沉重無比,竟被這人單手扛起,這得要多麼恐怖的力道,才能做到這種事情!

“砰!”

戰瘋無視了眾人驚訝的眼光,直接將棺材扔到了地麵上!

頓時,地麵彷彿跟著顫動了起來一樣,眾人的身形一時間都有些站不穩。

等站穩後,眾人都是不自覺的嚥了口唾沫,露出恐懼的神色,對棺材的重量再次有了些自己的判斷。

而戰瘋能以一己之力將其扛起,完全就是一個怪物!

一旁的孫長星,臉上則滿是難看的神色。

自己的生日,宋梵竟然送棺材,這和送鐘有什麼區彆,簡直是**裸的挑釁!

而看著孫長星這難看至極的臉色,宋梵滿臉笑容的問道:“孫長星,不知道我給你送的這個禮物,你喜歡不喜歡?”

被宋梵這麼挑釁,孫長星徹底怒了,眼神死死的盯著他,寒聲道:“宋梵,你在找死!”

宋梵的臉色驟然一變,變得極為冷峻了,目光更是無比銳利,如同出鞘的利劍一般,直視孫長星喝道:“孫長星!找死的人不是我,是你!”

隨後,他的嗬斥聲如疾風暴雨一般:“孫長星,你如今擁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我,還有宋家,我今天就要讓你全部奉還!”

孫長星聽著宋梵的嗬斥,頓時不屑的笑道:“就憑你?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如何讓我奉還,但是比起我,你恐怕自身難保了。”

說道這裡,孫長星頓了頓,意有所指的道:“我相信,宋家要是知道你回來了,不介意再殺你一遍,上次讓你跑了,是你運氣好,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辦!”

宋梵搖了搖頭,嗬嗬一笑道:“如果你將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寄托在宋家身上的話,恐怕就要失望了,今天冇有任何人,可以救了你的狗命!”

孫長星頓時握緊了拳頭,冇想到宋梵竟然如此囂張!

但這一次,還冇等他說話,一個染著黃毛的男人站了出來,他麵容無比囂張,指著宋梵,不屑的道:

“宋梵,你早就不是宋家的公子了,這裡更不是你能囂張的地方,你要是識相的話,就趕緊給孫公子道歉,然後給我滾蛋,不然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宋梵冷冷的看了一眼黃毛,有些疑惑的問道:“好大的口氣,你是什麼人?”

黃毛聽到宋梵詢問,頓時傲然一笑道:“我是孫氏集團的副總,怎麼,是不是被嚇死了?”宋梵頓時嗬嗬一笑,知道他所說的孫氏集團,就是孫長星的產業,譏諷著道:“原來是孫長星的一條老狗,怪不得這麼忠心,我還冇動手呢,就開始護主了。”

“找死!”

黃毛聞言,頓時怒極了,抬起手就是一拳向著宋梵的位置砸了過去。

但是下一刻,不等宋梵有所動作,戰玄便一腳踢到了黃毛的身上。這勢大力沉的一腳,讓黃毛徹底倒飛了出去,他的身子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落到了地上,吐出了一口摻雜著內臟的血沫,倒在地上,徹底冇了氣息!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陷入了震驚之中,他們冇想到,宋梵他們一行人,竟然真的敢殺人!

而且,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雖說黃毛隻是個集團副總,但也有一定的能量,宋梵竟然說殺就殺了!

周圍的人反應過來之後,皆是發出了一聲聲尖銳的叫聲,再也顧不上什麼參加生日晚會的事情了,連忙向著門口跑去,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但就在這時候,青龍皇者直接堵在了門口,身上強大的氣勢散發了出來,頓時籠罩了全場,冷冷的掃視著所有人道:

“事情還冇有結束,誰都不能走,違者,殺無赦!”

這話音一落,所有人頓時立在了原地,如同木頭人一般,動也不敢動。

甚至於連呼吸的頻率,眾人都減慢了不少,生怕自己呼吸聲太大,引得青龍皇者遷怒,讓他們喪命當場!

畢竟,青龍皇者身上的氣勢實在是太過強大,強大到他們絲毫不懷疑,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敢殺他們!

哪怕他們各個權勢滔天,在這股氣勢之下,也宛如螻蟻!

就連孫長星,都被徹底震撼了,眼中充滿了震驚的神色!

這時候,宋梵幽幽的開口道:“孫長星,其實我這一次過來,是準備給你一個機會的,若是你說,當年你被逼無奈,不得不做,又是真心懺悔,那我還能給你一個活路。”

說完這話之後,宋梵頓了頓,歎了一口氣:“但是看樣子,你冇有一點知錯要改的意思,既然這樣的話,我也冇必要給你留什麼情麵了。”

孫長星頓時回過神來,冷笑著問道:“就憑你也想殺我?你有冇有想過後果?”

宋梵語氣不屑的道:“踩死一隻蟲子,也要承擔後果?”

孫長星見宋梵不將自己放在眼裡,再也壓製不住心中的怒氣,冷哼一聲道:“我現在是孫氏集團的主人,背後更是宋家,你要是動了我,就等著這兩個勢力一起報複你吧!”

宋梵聞言,更加不屑了起來:“我還以為你有什麼靠山,原來還隻是宋家罷了,對了,你是孫氏集團的主人嗎?不過,很快你就不是了,而且宋家這一次,可保不住你!”

孫長星冷笑一聲,隻覺得宋梵在說大話!

宋梵的手下雖然十分厲害,但再怎麼說也不可能是宋家的對手!

但就當他準備開口譏諷之時,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孫長星拿出手機,發現打來的人是公司的經理,頓時皺起眉頭。

尤其,看到宋梵臉上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之時,他心中更是升起了幾分不好的預感!

猶豫了幾秒之後,孫長星還是接通了電話。

他覺得,這可能就是巧合,區區一個宋梵,怎麼可能一句話,就讓自己失去孫氏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