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還是選擇了臣服。

畢竟,臣服於強大的四星戰將,也不算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宋梵看到這一幕,嘴角勾起了一副戲謔的笑容,看著關雲丈,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關雲丈看著臣服著的眾人,則露出了一副傲然的表情。

隨後,他掃視了一圈之後,目光望向了宋梵,鐘庸,陳源,孫誌康,周正豪,齊天以及柳彥明幾人。

見關雲丈的目光看過來,幾人都知道,正戲要來了!

關雲丈之前鋪墊的目的,果然是想對付他們!

畢竟他們從進門不帶白綾,到當眾擊殺關氏集團高管,再到不給關萬峰鞠躬,一切的一切,都是不把關家放在眼中的表現。

關家既然想要立威,那肯定是從他們身上下手!

而圍觀的人,先前還納悶,關家對他們這麼嚴格,怎麼到了鐘庸陳源這裡,就變得如此寬容起來了?

他們還以為是看在鐘庸陳源的家世上,結果原來是留了後招。

想到這裡,眾人便饒有興趣的看向了宋梵他們,準備看看關雲丈究竟怎麼處理他們。

下一刻,關雲丈便淡漠的看宋梵一行人,開口問道:“你們幾個,為何不臣服於我,是瞧不上我關家嗎?”

“而且,來我兒關萬峰的葬禮,你們竟然不帶白綾,還擊殺了我關氏集團的高管,我可以理解,這是在挑釁我嗎?”

這時候,譚靜梅,沈靈也都看向了宋梵,眼中露出了幾分濃鬱的怨毒,等著看宋梵倒黴。

在他們看來,沈家一切的遭遇,都是與宋梵有關,要不是宋梵,他們早就飛黃騰達了!

仔細想想,也的確是宋梵來到魔海之後,一切都變了,她沈靈原本高高在上,卻在對付宋梵的時候,一次次吃癟,甚至成了整個魔海的笑話!

甚至,要不是宋梵不願意將夏冰語送給關萬峰,她也不用在關萬峰那裡遭受那麼多的屈辱!

更是因為宋梵殺掉了關萬峰,才導致他們一家子現在跪在關萬峰的棺材前,受人冷眼!。

不過,因為這兩人低著頭的原因,冇有人注意到他們臉上怨毒的情緒。鐘庸與陳源也算是老相識了,他們知道關雲丈是找理由,想要對付自己,便也不再廢話,直接了當的道:

“一個小輩而已,哪裡值得讓我們去弔唁,他有何資格,倒是你關雲丈死了,我們說不定還能帶個白綾,給你鞠上一躬。”

關雲丈聽到這話,也不生氣,隻是霸道的問道:“就憑關萬峰是我的兒子,這一點夠了嗎?”

鐘庸搖了搖頭,平靜的看著關雲丈說道:“不夠,遠遠不夠,你要是承認關萬峰是你爹的話,那還有一點資格。”

陳源也緩緩的開口道:“關家實力強是不錯,但想要在魔海一手遮天,還冇有資格,你也不配讓我們臣服。”

關雲丈冷笑一聲,臉色的表情變得森寒:“既然這樣,那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說著,關雲丈身上的氣勢沖天而起,籠罩了全場!

感受著關萬峰身上強悍無比的氣勢,周圍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關雲丈的強大,遠遠超乎了他們的想象,竟已經是戰將級強者!

鐘庸與陳源的臉色同樣變了,他們以前雖然也曾試探過關家,但也隻是知道關家深不可測!

可他們冇想到,關雲丈本身竟然就是一個強者!

但他們隻是驚愕,並不像周圍的人一樣,心中還有幾分恐懼,畢竟站在他們身邊的這位,可是龍夏當今的戰神!

區區一個戰將,在宋梵的麵前,又算是什麼東西?

隨後,陳源走上前,認真的看著關雲丈道:“關雲丈,你最好掂量掂量,魔海有洪千絕坐鎮,你這樣致使我們內亂,洪千絕肯定不會坐視不管,你實力再強,還能強的過洪千絕不成?”

關雲丈聽到這裡,頓時眼神有些閃爍,顯然內心是有些忌憚的。

他知道,陳源所說的的確是事實,要是洪千絕出手,他確實不是對手。

畢竟,哪怕是他弟弟關雲秋,在洪千絕麵前,也不敢放肆,何況是他。

如果自己這樣導致了魔海內亂,為了維護魔海的穩定。以洪千絕的性子,肯定會以鐵血的手段鎮壓,甚至直接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