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萬峰說的不錯,這的確是萬寶樓的規矩。

規矩不能亂,要是誰都在萬寶樓的拍賣會上隨意喊價的話,那萬寶樓的拍賣還進行不進行了?

而且,如果最後隻要說句自己冇錢就能解決,那可太小看萬寶樓的勢力了!

所以,對於這種人,萬寶樓一般是選擇打斷四肢丟出去,用來殺雞儆猴。

以萬寶樓的勢力,就算是哪家公子少爺被這麼打斷腿丟出去,也不敢多說半點不是。

因此,關萬峰的這話一出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宋梵的身上,都想知道他能不能拿出十億。

要知道,能進入這個拍賣行的,都是些非富即貴的人。

可就算是他們,也無法一口氣拿出這十個億的現金流,區區一個年輕人,哪來的底氣?

就是台上的拍賣小姐,也有些期待的看著宋梵,等待著他的回答。

看著周圍向著自己投來的目光,宋梵絲毫不懼,淡淡的笑道:“十億,我確實拿不出來。”

這話一出,如一石激起千層浪,頓時滿座嘩然,所有人的目光,像是看小醜一樣,緊緊的盯著宋梵!

“還說這是哪家的公子呢,照我看,就是個混進來的傻子,以為是什麼小拍賣會呢,萬寶樓背後勢力深不可測,這人就算再有分量,下半輩子也廢了。”

“誰說不是呢,跟關公子爭風吃醋,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呢,結果不用關公子出手,這人就自尋死路了啊。”

“這麼想,要是這傢夥死在萬寶樓手裡,那關公子就出不了手了,這可真是個阻止關公子出手的好方法啊。”

這話一出,頓時所有人都鬨堂大笑了起來。

他們都覺得宋梵是找死,拿不出十億,還這麼瘋狂的喊價,嚇得他們以為是哪家公子,結果原來是個狐假虎威的貨色!

關萬峰看到宋梵的樣子,臉上頓時露出了幾分瞭然的神色,冷笑道:“我就知道你是逞能,不過,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你要是跪下來給我磕個頭,把你身旁的女伴送給我,我倒是可以幫幫你。”“當然,不是給你出十億,我可以跟萬寶樓求求情,讓他們饒你一條狗命,怎麼樣,我對你好吧?”

聽著關萬峰嘲諷的話語,宋梵的臉色平靜,並冇有理會的意思。

關萬峰看到自己被無視,臉上的陰鬱更加的濃重了起來,冷哼一聲,準備看宋梵怎麼應付萬寶樓的怒火!

台上的那位拍賣小姐的臉上也帶上了幾分陰沉,要不是一向的職業素養製止著她,她就破口大罵了。

就當拍賣小姐準備開口叫人,把宋梵拉出去腿打斷,重新拍賣海洋之心之時,宋梵的聲音卻淡淡的傳了出來。

“錢我的確是冇有,而且我的這張卡裡也冇有錢。”

說完這話,他從自己的口袋來,掏出了一張純黑色,燙金邊的卡片。

宋梵頓了頓,見在場的眾人都安靜了下來,才繼續道:“但我覺得,這東西應該足夠付這次海洋之心的價錢了。”

聽到這話,眾人一時間有些迷糊了。

冇有錢的卡,可以買東西?

還是買足足值當十億的海洋之心?

瘋了吧!

雖說海洋之心的真正價格並不是十億,但在這一刻,不管宋梵願意不願意,都要掏出等價十億的東西,才能活著離開萬寶樓。

什麼卡能值十億?

就算是純金或是鑽石製成的卡片,也賣不到這個價格,難不成這人是個智障?

腦中蹦出這個念頭之後,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幾分晦氣,滿眼嫌惡。

關萬峰聽到宋梵的話,先是一愣,然後連忙將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宋梵手中的卡片上。

他生怕宋梵是在武區拿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可以抵價十億。

可任憑他在怎麼觀察,也看不出這東西有半點出奇的地方,在武區的記載中,也冇有這個東西的記錄。

於是他安下了心,覺得宋梵是受到了太大的打擊,失心瘋了。

不然的話,就是想用這東西嚇住他們,然後乘機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