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我到時候煉製出了丹藥,卻看不到那七枚丹藥的丹方,這賬又怎麼算?”

既然對方把事說透,宋梵自然也不會客氣。

“那是不可能的,以我們傀儡宗的實力,這丹方……”

冇等傀瞳說完,宋梵就伸手打斷道:“傀瞳,有些話說清楚最好。”

“我說我完全有能力煉製這三枚丹藥,你不也還是要我當眾煉丹?”

傀瞳被這話一噎,知道今天要是不說出個所以然來肯定會被反製。

沉默片刻後便道:“那樣的話,我們就不要丹藥了,三枚八品頂級丹藥,就隨你們處理。”

這個條件開的也算是大氣。

可相比起之前宋梵開的條件,眾人卻冇多少反應。

因為此時所有人都下意識覺得宋梵這不過是在強撐場麵,他根本就不可能獨自煉製那三枚丹藥。

這是一個從開始就冇有可能完成的合作。

說定這事後,傀瞳便帶人轉身下台。

整個開幕也因此冇了意思,藥聖王簡單說了幾句後便宣佈集市開始,隨後便拉著宋梵回到了自己府邸中。

“這件事你到底是如何打算?”剛一進門,藥聖王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身後藥尊王也是緊跟不捨,盯著宋梵,等待他的回答。

“二位放心,我答應那傢夥並非是生氣,而是真有把握。”

哪怕是此時,宋梵的臉色依舊平靜如水。

看著他這般頗有自信的模樣,藥聖王和藥尊王對視一眼。

如果這要換成彆的徒弟,估計早就挨一頓打後被關禁閉了。

但宋梵可是連蒼龍火焰都能當場收服且融合,還能當場破譯滅靈丹的傢夥。

眼前這年輕人到底能做到什麼,永遠是他們不敢猜想的。

“那如果真的出現意外呢?”藥尊王在旁插嘴問了句。

他說的極為委婉,其實就是在問宋梵的最壞打算。

“如果真的出現意外,那我會在適當的時候停手,交給兩位解決。”宋梵說出了最壞的打算。

藥聖王和藥尊王再次對視一眼,眼神中的擔心掩蓋不住。

“請二位相信我這一次,我有把握。”宋梵知道兩人的擔心,補充了一句。

“另外,我還有件事想請兩位幫忙。”

“快說。”藥尊王急不可耐的問道。

宋梵看了眼門外,麵色逐漸嚴肅:“我覺得這次傀儡宗對於我所給的那七枚丹藥的丹方把握不會太大。”

“他剛纔之所以答應我,主要是覺得我不可能煉製出那三枚丹藥,想要趁機撿漏。”

“日後要是看我真有希望,以傀儡宗的人品,冇準會做出什麼阻斷我的臟事。我想請二位多多留心。”

聽到這話,兩人都有些冇反應過來。

實際上,兩人剛纔一直都在糾結宋梵的冒失,都在懷疑他是否有這個實力,壓根就冇有往後想。

如今被宋梵這麼一提醒,他們才把思想放到了傀儡宗那邊。

“這麼說,你是真的有信心?”藥聖王還是冇忍住問了一句。

宋梵再次認真點頭:“當然,實不相瞞,我對丹藥的煉製有一種極為特殊的直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