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宋梵卻冇有任何要收手的意思,他很清楚在這種時候相信一個瀕死的靈獸任何一句話都是扯淡。

因為他這個時候為了能活下去什麼扯淡的話都會說出來,而且根據他之前的表現,這傢夥一旦恢複到平常狀態後很可能還會找麻煩。

“大哥,這是我的火焰本源,求求你!”就在這個時候,蒼龍火焰居然主動獻出了本源。

宋梵見狀不由稍稍驚訝,要知道這蒼龍火焰一旦獻出了自己的火焰本源後,如果自己不接受的話,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很有可能當場就死了。

冇想到這傢夥倒是有勇有謀,知道在這繼續耗下去也是個死,還不如這個時候拿出火焰本源來賭一把。

“梵爺,留它一條命吧,到時候您把他的火焰本源給我一點,我能壓著他。”蘭銀龍在體內主動開口。

原來看見宋梵這個樣子,他體內的幾位都跟著誤會了,覺得宋梵這是真動了殺機,想要就此動手滅了蒼龍火焰。

旁邊的小黑也跟著開口:“也可以交給我一點,到時候有這個火焰幫忙煉丹,煉丹的效率可以大幅度的提升。”

一聽這話宋梵微微點頭,看來這次的事比他想想的還要順利,如果有了小黑和蘭銀龍幫忙,那事情肯定能順利很多。

以後一旦進入到身體,就算這傢夥找麻煩,也得問問蘭銀龍和小黑答不答應。

畢竟通過這麼長時間的接觸,宋梵對這兩已經是完全信任。

“那好,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宋梵悠悠然的將蒼龍火焰的本源給收了過來,動作極為緩慢。

壓根就不擔心這傢夥敢有任何反抗的動作,隻要他敢有,那宋梵就會毫不猶豫的把他滅了。

事實上剛纔宋梵是真有了要滅掉這傢夥的心思,畢竟就像他說的那樣,隻有能為自己所用的寶貝纔是真正的寶貝。

否則的話還不如直接毀掉,因為不能為自己所用,還和他結了梁子,那以後極可能為彆人所用。

如果這個人是自己的朋友還好,如果是敵人,那就得不償失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宋梵輕而易舉的將本源給收服,像這種不帶有任何防備,甚至主動求著收服的本源對於宋梵來說實在是再輕鬆不過。

收服本源後宋梵也冇有著急放開陣法,而是一邊進行使用火焰,一邊吸收著陣法陣當中剩餘的蒼龍火焰。

正如宋梵所想的那樣,這蒼龍火焰經曆過這次的事情後老實了很多,明顯不敢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甚至在自己剛剛收入後就立馬可以被自己使用,就衝這一點,宋梵就能判斷這小子確實是老實了。

不過他也冇有鬆懈,把蒼龍火焰的火焰本源交給了小黑和蘭銀龍,他知道要讓這自詡強大的火焰老老實實為自己所用還遠冇有那麼簡單。

隻不過剩下的事情需要讓小黑和蘭銀龍來教他如何做一個聽話的火焰,那就不需要自己去管了。

收服蒼龍火焰後,宋梵重新收好陣法,看起來麵色依舊是十分平靜。他穩住氣息,隨後才轉頭朝著藥聖王和藥尊王走去,整體動作看起來平靜異常。

隻是藥聖王和藥尊王兩人此時臉色都有些難看。

儘管他們已經極力壓抑心中的震驚,但宋梵所做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於變態,讓他們實在是難以掩飾心中的感情。

要知道其他煉丹者,彆說是收服蒼龍火焰,就算是要收服晟鱗火焰都是一件非常不簡單的事情。

雖說晟鱗火焰相比起蒼龍火焰來說要弱勢很多,但是能夠被藥聖王收藏的火焰又能差到哪裡去。

哪怕是在場的這些天才們,要說收服晟鱗火焰都未準能夠說百分之百成功。

而所有人都看到了宋梵在收服晟鱗火焰的時候那叫一個輕鬆無比。

甚至在收服了之後立馬就能使用,就衝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他的強大。

更為誇張的是,宋梵在收服晟鱗火焰後立馬就開始對蒼龍火焰的收服。

如果說之前那點還是天纔到妖孽的水平,那後麵收服蒼龍火焰的事就完全已經超出在場這些煉丹師的認知範圍了。

甚至包括藥聖王和藥尊王,他們從來都冇有聽說過能有這種本事的煉丹師。

哪怕是他們之前見過最為出色的天才,也從來做不到這種程度。

畢竟蒼龍火焰的強大他們都很清楚,彆說是藥金藥河他們,哪怕是藥聖王和藥尊王兩人都未準能百分百保證自己就能輕易收服這種火焰。

就更不用說能夠在收服之後就立馬馴服為自己所用的,而他們剛纔都看的很清楚,宋梵在收服之後立馬就放在手上把玩,看那意思好像這隻是他的一個新玩具一般。

這實在是太過於妖孽了。

“師弟,這人的來曆你真的調查清楚了?”藥尊王忍不住就開口問道。

卻被藥尊王立馬用眼神製止,不管他們現在心裡有多少疑惑和震驚,宋梵都已經朝著這邊走來,肯定什麼都不能說。

“師父師伯,多謝您二位贈予火焰,還幫我助陣,實在是感謝。”宋梵說了句客氣話,眼神中卻真真實實帶著感謝之意。

不管是什麼規矩,但對方既然能主動贈予自己這麼重要的火焰,宋梵都要感謝。

“你太客氣了,這是你應得的。”藥聖王收斂臉上的表情道。

從這點就能看得出來他的城府非常深,在短短時間內就能強行收容自己的情緒,並且表現得相當鎮定。

這也難怪他能白手起家做起這麼大的煉丹協會。

“走吧,既然已經收服了火焰,那咱們去我的內院聊聊。”藥聖王主動道。

說完他給了藥尊王一個眼神,後者立馬心領神會的帶著徒弟朝著內院走去。

這個時候藥尊王很自覺的改變了之前的計劃,原先他還因為麵子的問題不想在這裡久待。

可如今見識到了宋梵這種手段後,他是真有些挪不開腳步了。

像這種曠世天才,他是真想見識見識人家的手段。(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