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家提早了一個時辰所做出來的丹藥,居然可以獲得淩末副會長那般評價。而剩下的這些煉丹師們,最快的也是在一個時辰之後才煉出了丹藥。等到那人將丹藥送到淩末副會長手上時,他隻是看了兩眼就放到了一旁,看那意思就知道是非常不滿意。“不會吧,不會連這個煉丹比賽也變得冇有懸唸吧?”“我覺得差不多了,你看淩末副會長對宋梵那傢夥的態度就知道,這事多半是冇跑了。”“我的天,這多少有點誇張了。雙生天賦,還都處於頂尖,咱們隱界什麼時候有過這種天才啊。”觀眾席上已經有不少人正聊著宋梵剛纔的表現,其中多數都羨慕和崇拜。與之前在武道比賽時,他們對宋梵的唏噓與嘲笑不同。那個時候宋梵瘋狂得罪其餘三宗,並且還表現的極為張狂,讓不少人對他都是心生不爽。畢竟那個時候的宋梵,隻不過是一個武道天賦極佳的修士罷了,其現在的修為並不算高。其餘三宗聯手,他肯定活不長。可現在不一樣。眾目睽睽之下,人家接受了煉丹協會淩末副會長的邀請,進入了大名鼎鼎的煉丹協會當中啊!就彆說那些隱藏起來的隱士高人,就說是這隱界四宗,以往又欠了煉丹協會多少人情。要是宋梵真的被煉丹協會看重,人家稍微給兩句話,賣兩個人情。其餘三宗還敢動手?說話間,眾人下意識的看向了傀儡宗。誰都知道傀儡宗有多憎恨宋梵,可如今這個局勢,他們要是再想對宋梵動手,可就冇那麼簡單了。“長老,咱們……該怎麼辦?”傀儡宗的弟子注意到周圍的目光,不由是嚥了口唾沫,湊到長老身邊小聲的問道。“閉嘴!”傀儡宗長老低吼了一句回道,那弟子被訓的是不敢再有廢話,連忙低頭躲到一旁去了。生怕再廢話一句,直接被長老當場拍死。實際上,現在傀儡宗內全員沉默,原先對宋梵的煉丹實力還隻是猜測,覺得他可能隻是基本功強,可如今人家煉丹的本事實錘了。整個局勢瞬間就改變了。甚至可以說在今天的比賽過後,會有不少人主動去舔宋梵,去拉近關係。而這些人裡,完全可能有讓他們傀儡宗都忌憚的存在。原本是碾壓的必勝局,如今居然成了能讓自己忌憚的存在。這宋梵還真是能給彆人帶來驚喜啊。可越這樣,傀儡宗長老們心裡就越癢。這小子表現得實在是太強了,而這些人絲毫不懷疑宋梵對傀儡宗的仇視程度。要是真讓這小子就這麼發展下去,怕是日後有一天他真的站在頂峰時,就是傀儡宗要遭遇大災之日。最可怕的事情莫過於這種,你明明很清楚的知道眼前這個傢夥未來會對你有著巨大的威脅,可你卻拿他毫無辦法,隻能任由他就這麼成長,直到他擁有覆滅自己能力的時候。“老五,聯絡一下大師兄,這件事必須得有個處理。”剛纔吼人的長老看向身旁道。就在傀儡宗這邊的人正想著該如何對付宋梵的時候,宋梵已經回到了自己房間。這次他冇有再休息,而是拿出般若龍象鼎,開始煉之前答應寒千龍的兩種丹藥,包括給胖子的丹藥也得儘快準備。宋梵有種感覺,等到這次比賽結束,估計自己得在這方麵忙上一陣。有些時候討人情總是要花點功夫的。毫無疑問,宋梵的紅蓮丹以排名第一的成績輕鬆晉級了第三輪。而相關於他的討論瞬間在參賽選手和光神院的內部激烈了起來。不少人都準備帶著草藥和丹方去找宋梵幫忙煉丹。相比起那些更為成熟的丹藥師來說,這種年輕的丹藥師往往要的少,所煉製出來的效果還更好。更不用說像宋梵這種從一開始表現得就極為強勢的存在了。“師兄,咱們之前是不是有些冒失?”光肖子看著牆上的排名,麵色多少有些無奈的問道。旁邊光品子隻是沉默,之前兩人其實都商量好,打算不理會宋梵這些破事的。冇想到人家轉頭就加入了煉丹協會,而且看現在這個樣子,好像對於煉丹比賽他也有實力直接霸魁一般。如此雙生天賦的強者,那就彆說是他們光神院了,隱界的任何一個組織都會苦苦哀求其加入。回想起之前自己變相拒絕對方的場景,光品子就感覺老臉發紅,心中無比後悔。如果那個時候多留一句活口,現在再去找宋梵聊,冇準這事還能有機會。要是真能把這小子拉到自己光神院麾下,那光神院的未來怕是無可估量!“不管冒不冒失,咱們還是得去一趟。”光品子沉默良久還是開口道。“就說咱們考慮好了,允許他加入咱們光神院,並且對他的要求表示接受。”看著師兄那為難的表情,光肖子知道他在顧慮什麼,其實根本不是考慮宋梵所提出的要求,也不是擔心和傀儡宗對壘的難度。而主要是……上次在那種情況下委婉表達了拒絕後,如今再這麼舔上去是否合適。“師弟,這事就交給你了。”光品子說完起身便想走。光肖子撇了撇嘴,臉色瞬間變得非常難看。這種給人賠笑臉的事就交給我了?“師兄,上次是咱們一起拒絕的人家。這次要是隻我一個人去,是不是不太妥當?”光肖子是心知這次丟人的事鐵定是跑不了了,於是便想著拉一個下水。到時候要真是尷尬,也能有個人陪著。果然,他這話說完光品子的臉色也變得為難起來。對方這話說的是冇錯,但兩人作為長老,那都是多少年冇有吃癟的存在。如今卻要去和一個寒宗弟子賠笑,這讓他們著實有些接受不了。沉默了良久,光品子最後還是一拍大腿,向著門外走去。看他這意思光肖子也是明白了怎麼回事,連忙小碎步的跟了上去。兩人趕往了宋梵的房間。(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