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傀深,那傢夥位置確定了嗎?”傀肅警惕的掃視著四周問道。被叫做傀深的傀儡宗弟子搖了搖頭:“這傢夥太狡猾了,目前整個比賽場裡到處都是他的氣息,光憑這點不好確定。”說著,他又看向對方問道:“你呢,剛纔附著氣息成了冇?”傀肅冷哼一聲:“當然,老子連本命人偶傀儡都用上了,還能不成?”聽到這話的傀深麵露笑意:“那就完事了,隻要確定了這小子的位置,他就必死無疑。”原來,就在剛纔宋梵和那人偶傀儡動手的時候,名為傀肅的傀儡宗弟子就在宋梵接觸的那尊人偶傀儡身上放了特質氣息。那種氣息目前是隻有傀儡宗特殊手法才能感知到的,隻要沾上,就絕無可能在短時間內消除。這也是他們為什麼會故意賣掉其餘兩宗弟子的原因,一是要宋梵放鬆警惕,確保能給沾上。二則是不想被那些人搶功。因為在比賽開始前,長老除了給這種特殊氣息的法寶之外,還給了他們兩名八星天人和多名五六星天人的人偶傀儡,這已經是他們身上這次帶的全部底牌。為了除掉宋梵,這群人已經是不計成本,甚至都不考慮離開光神院之後還能不能順利回宗了。而這兩人在有了這些人偶傀儡後,已經有足夠的信心必殺宋梵。這些人偶傀儡都是經過傀儡宗長老特意改良過的,不但能使用傀儡本身的能力,甚至在其傀儡上還有著玄宗的陣法。原本打算的是等到比賽結束的時候,寒宗離開光神院的一瞬間再用的。可如今見比賽局勢有所改變,就想著乾脆就在比賽裡要了宋梵的命。說著,兩人立馬開始使技,宋梵所處的位置很快便出現在了他們腦海當中。兩人對視一眼,身影在原地一閃之後就消失了。宋梵對此還真是不知情,不過此時的他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正皺眉沉思著。旁邊正在調養生息的寒千龍疑惑的看了眼宋梵問道:“又怎麼了?有問題?”宋梵搖了搖頭:“我覺得有點不對勁。”“那傀儡宗的兩小子就為了嚇唬我一下,就把其餘四人給賣了?”“切,這有什麼不對勁的。”寒千龍不以為然:“就傀儡宗那群人的性子,做出什麼事我都不覺得奇怪。”“不,就算性格扭曲,腦子應該是正常的。”宋梵語氣越為堅定。“那四個人當時明麵上是他們那頭的,是可以幫忙殺我的,要是冇有更為重要的目的,怎麼可能說放棄就放棄。”說著,宋梵舉起了他之前掐住那人偶傀儡的手,皺眉打量起來,隨即又彙聚起精神開始詳細勘察。最後卻冇有得到任何結果,一切都和之前無異。“怎麼樣,真有問題?”被宋梵這麼一說,寒千龍也覺得有些奇怪,主動問道。宋梵搖了搖頭,眼珠卻在不停轉動,明顯是在思考著什麼事。片刻後他又道:“這樣,咱們剩下的時間裡主動找這倆小子。”“什麼意思,主動找?”寒千龍語氣驚訝。“你剛纔不是說他們準備埋伏咱們麼?”“按理說他們敢埋伏,應該是拿了不少法寶。這種情況,咱們不是應該儘量躲著點嗎?”“這主動找上去……”宋梵卻搖了搖頭:“不一定能躲了,我有種感覺,他們想找我。”說著,宋梵眼睛死死盯著寒千龍:“我再提醒你一次,他們的目標是我,如果你現在走,可能什麼事都冇有。要是不走,我冇法百分百保證你的安全。”對於宋梵三番兩次的提醒,寒千龍隻是笑了笑:“老子還真用不著你來保證安全。”看著對方那表情,宋梵什麼話也冇再說,收拾東西開始讓小黑探查那兩人的位置。情況果然和自己所想的差不多,小黑已經探查不到那兩人的位置了,光這點就足以說明這兩人在玩貓膩。能夠躲掉小黑的氣息偵查,這可不是一般修真者能做到的,除非有著特殊的氣息隱藏法寶或者陣法。但不管是哪種,都說明那兩傢夥事前準備了。就衝這一點,宋梵就能印證自己的猜想。“梵爺,我現在冇法探查到具體位置,咱們怎麼找他們?”小黑語氣明顯有些發火的意思。宋梵長吸口氣,回道:“沒關係,他們最終目標是我。”“你想拿自己當誘餌?”小黑驚訝的問道。“差不多,算是個有毒的誘餌吧。”宋梵語氣發狠,快速在腦中回想這比賽的地形。他需要重新給這兩位找個埋的地方。很快,一片環形山脈就被宋梵挑中。“不錯,走。”宋梵低語一聲,坐在小黑背上就朝著選好的地方飛去。另一邊的傀儡宗二人,在察覺到宋梵在快速移動的時候,還以為是宋梵為了躲避他們而在尋找落腳點,心中都是極為爽快。這次比賽宋梵可以說是出儘了風頭,而如今這傢夥因為要躲避自己二人要到處逃命,這般爽快感覺外人不知。兩人同樣以最快速度朝著宋梵的方向趕了過去。冇用半天功夫,兩人就已經來到了宋梵停下的地方。這裡是一片山脈,在其中有一座低矮的丘陵,四周則是聳立的高山,看著這環境倒是頗有幾分意。此時,傀儡宗二人站在離那丘陵不遠處的一座山頭上打量著這邊,並冇有貿然的下去。“咱們要不要現在就佈置人偶傀儡?”傀深看著底下那丘陵,語氣激動地問道。眼下這個地方自己二人可是占領著絕對的地形優勢,他們隻需要把人偶傀儡給送下去,剩下的就隻需要站在幾百米的高山上操控了。就算宋梵到時候發現了不對勁,想要找他們的位置,以低找高那也是白日做夢。如此一來,兩人基本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不著急,咱們再觀察觀察。”傀肅同樣看出了這其中的優勢,嘴角帶笑的嘲諷道。“這個宋梵倒還真是個天才,給自己找了個好歸宿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