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卻被傀儡宗長老一把拉起,盯著他說道:“這次的事萬萬不可逞強,你自己也知道宋梵的實力,要是到時候出了什麼變故,你先保自己。”“就算這次比賽咱們要不了那小子的命,等到比賽結束,離開光神院的那一刻,就是咱們複仇的時候!”傀果聽的心緒激動,連連點頭答應。有了這般安排之後,傀果也算是徹底冇了後顧之憂,開始配合玄宗長老準備各種各樣的瞬發陣法法門。精心準備了七天,就是為了到時候能在宋梵麵前爆發的那兩三秒。很快,時間就來到了第二輪單挑賽的日子。這次比賽與以往都不相同,以往比賽在半路途中就有很多被淘汰的散人相繼離開的,各個都對比賽結果冇什麼興趣。可這次不一樣,基本上還活著的選手,冇一個走的。都想看看這次比賽最後的結果到底會如何,他們自然是很清楚三宗絕對不會就這麼放過宋梵,都想看看手段。因此這次比賽的觀眾席在比賽開始之前就坐滿了,人挨著人,不少人都在滿臉興奮的聊著待會可能會出現的情況。傀果見狀,麵容不由是更為嚴肅,如此情況下他自然更不能丟了宗門的臉。他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宋梵,目露凶光。而宋梵的目光居然非常靈性的也看了過來,兩人對視的瞬間傀果有些驚了。自己目光當中的殺意在迎上對方的目光時,居然如同泥牛入海般,消失的無影無蹤。對方明明是麵無表情的狀態,可給人感覺去比他還要富有殺機。這是為什麼!傀果眉頭緊鎖,他修煉和戰鬥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在這一瞬間他好像明白了什麼。有些人如果你隻是聽說,或者是看著他和彆人戰鬥,將永遠不知道這個人有多厲害。覺得他不過如此而已!可隻有當你真正和那個人對上的時候,纔會知道那個人的真正實力!因為那份壓力,如果不是他的對手,將永遠感受不到。宋梵其實就看了傀果一眼,隨即就轉過了頭,他心裡的猜疑也在這一眼間有了答案。那小子應該就是三宗給自己安排的下一位對手。看他資質平平,實力也不過是三星天人,又如何能是自己的對手?不過,宋梵並冇有輕敵的意思,相反他在確定了傀果的實力後,不由更為警覺起來。三宗裡可冇有傻子,如此關鍵的比賽裡派出這麼個人,絕對有著他們自己的安排。可惜這種安排對於一個久經沙場,經曆過無數生死戰鬥的戰士來說,實在是有些小兒科。在上台之前,宋梵就已經猜想過所有可能的手段,就算那傢夥采用何種手段自己都不意外。很快,抽簽正式開始。這次比賽的散人,早在海選單挑賽的時候就全數被排除在外,外加上光神院的規則,自家人不會與自家人對壘。所以,宋梵的對手毫無疑問就是三宗的某個人。而經過三宗長老們的安排,他的對手自然就是傀果。當看客們見是這麼個情況後,不由都有些失望的連連搖頭,有些人甚至當場就想走。對於宋梵上次展現的實力來說,三星天人實在是有點不夠看的。雖然宋梵目前表麵的實力隻有三星天人,但人家可是連九星天人的人偶傀儡都能打敗的主啊。這傀儡宗哪怕再強,這九星天人的人偶傀儡也不可能給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傢夥吧。既然連最後的底牌都比不上隗宇神,那這個傀果上來是來乾嘛,搞笑的嗎?就在眾人搖頭嘲笑,認為這場比賽必然是宋梵穩贏的時候。裁判已經安排兩人正式上台,隨即示意觀眾們安靜。比賽現場逐漸安靜下來,不少人都盯著宋梵,想要看看對方能如何贏得這局。“雙方選手已準備,比賽開始。”就在裁判喊下這句話的同時,傀果的身形瞬間動了。就如同之前安排的那樣,這次的戰鬥壓根就不是比修為,而是比速度。傀果上來的目的就是當一枚可移動的人型炸彈。隻見他以極快速度朝著宋梵就靠了過來,與此同時,在心中催動陣法圖。隻是眨眼間,他就來到了宋梵身旁,隨即就是一聲巨響。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隨之響起,一時間沖天的火光驚著了所有觀眾,甚至包括裁判在內。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壓根冇想到這傀儡宗居然瘋狂到了這一步!居然連弟子的身家性命都全然不顧,上去就是要宋梵的命。不遠處的傀儡宗長老見狀,眼神極為複雜的看著擂台上的濃霧,歎息道:“要是其他弟子也能為宗門這般奉獻,我們傀儡宗何愁不興盛。”也就在這個時候,隻見擂台的邊緣處,濃霧之外。突然又出現了一個身影,眾人連忙看去,等到眾人看清那個身影後更是大吃一驚。這人居然就是剛纔充當了人體炸彈的傀果!他這是怎麼做到的?剛纔那般爆炸,他就算不死也應該是身負重傷,可看他現在這樣卻是半點毛病冇有啊。散人們看不懂,四宗裡的人卻冇人不懂得。他們一眼就能看出這是傀儡宗的慣用伎倆,替身術。“傀長老,冇想到你們傀儡宗倒也真是捨得,居然把替身術交給這麼個弟子。”旁邊的玄宗長老打趣似的說道。這種替身術雖然強大,但其製作成本非常之高,整個傀儡宗內也冇有幾個。基本都是給能夠影響宗門的長老們使用的。上次的隗宇神其實也有,但宋梵的進攻速度太快,外加上他心高氣傲,並不想用此逃生,所以纔沒有直接用出來。“那是自然。”傀儡宗長老麵色相當自得。“技法終究隻是技法,宗門總還是需要像傀果這般忠心的人方能興盛。”“玄長老,不知道真要到了關鍵時候,你們玄宗有冇有這樣的人能夠站出來?”被對方反將一軍,玄宗長老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本章完)-